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冰蓝社区 2008/11/30

(一)风雅的黄段子
  
说起李季兰,最有名的一个段子就是她和大诗人刘长卿开的那个玩笑,有点象今天的黄段子。但人家都是诗词相对,就显得风雅多了,风雅化了的黄段子非但不是黄段子,还是两人才华横溢的注脚。风雅和粗俗也只是一线之隔。
  
这个段子的背景是这样的,当时三十开外的李季兰已经声名远扬,很多文人墨客都喜欢和这个风韵十足的才女酬唱,李季兰也乐于开这样的party,开这样的party是李李兰最快乐的事情,在这种聚会中,她永远都是焦点人物,一群风雅的或附庸风雅的男人把她团团围绕,听她作诗,然后赞不绝口。她乐于享受那种万众瞩目的感觉,就像今天的明星享受粉丝的热烈追捧,其实李季兰也是很有明星气质的人。
  
言归正传,先介绍一下这次聚会的主要人物,明星人物李季兰、大诗人刘长卿、茶圣陆羽、诗僧皎然,还有一些现在已不知名的文人骚客,他们畅谈甚欢,不觉时间已经到了黄昏。李季兰看了看窗外的青山,对刘长卿诡秘地一笑,说,“山气日夕佳”,刘长卿先愣了一下,然后会心地笑了一下,也看看窗外,只见众鸟归巢,林间一片鸟叫声,他气定神闲地说,“众鸟欣有托”。众嘉宾都会心地笑了,说很有趣。
  
看不懂了吧,这里需要解释一下,刘长卿有疝气,这种病发作的时候,腹股沟或阴囊会肿胀疼痛,用一块布托着阴囊,可以减少痛苦。李季兰说的“山气日夕佳”中的“山气”和疝气谐音,其实是拿刘长卿开刷活跃气氛,刘长卿果然有胸怀,被女同志取笑一点也不恼怒,反而气定神闲地对了一句,“众鸟欣有托”,当然这里的“鸟”不是动物了,而是《水浒传》中骂人的那个“鸟”。
  
这个玩笑的妙处还在于,这两句话都是出自陶渊明的诗,问得巧妙,答得更巧妙,一语双关。这个段子不仅验证了李季兰的才华,也显现出她的幽默和不羁。这种笑话在古代人们会觉得很好玩,今天就没有那么强的幽默感了,因为人们不了解陶渊明的诗,也不太喜欢用谐音。就像一个人没有看过《士兵突击》,你对他说“这没意义”,他不会觉得是什么幽默。
  
(二)道观里养出来的花
  
看了这个段子,人们会觉得李季兰是一个张扬不羁的女人,其实她并非生下来就是这样。
  
当她还是一个六岁的小女孩的时候,看到自家的蔷薇花,随口说了一句话,“经时未架却,心绪乱纵横”,他老爸立即大惊小怪,就像薛涛的父亲一样,又喜又惊,喜的是女儿冰雪聪明,小小年纪就能做出这样的诗,惊的是这完全不应该是一个六岁的小孩做的诗。
  
“架却”是“嫁却”的谐音,这完全是一个情窦初开少女的心理独白。老爸的担心渐渐多于惊喜了,说:“这孩子虽然聪明灵慧,但不是个安分的,以后难免做出有违妇道的事情。”当然这个时候她的名字也不是李季兰,她最初的名字是李冶,小李冶在父亲的担心中,长到十一岁,父亲为了防止夜长梦多,干脆把她送到城外一个偏远的道观中当道姑,希望清心寡欲的修行能收敛她性子中不安分。
  
李冶的父亲认为自己给女儿选了一条光明大道,自己从此也可以高枕无忧了。反正当时连公主后妃都出家修道呢,送女孩子出家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反倒是一种时髦的表现。
  
道教在唐代很流行,因为“李”是唐朝的国姓,为了说明自己是有些来头的,他们便在历史中找名人,终于找到了一个姓李的又有些名气的,这主就是老子,老子原名叫“李耳”。他们立马认老子为祖宗,并广泛宣传祖宗的学说。最好的宣传办法就是以身作则,鼓励公主后妃出家修道,以此来带动民间对道教的崇拜。老子创立的道教终于在他死后一千多年遍地开花,并成为国教。他老人家在天有灵,也应该感到欣慰了。
  
李冶出家后,就不叫李冶了,她有了一个美丽的名字,李季兰,不知道谁给起的,这个名字看似美丽含蓄,实则招摇诱惑。
  
李季兰在清净的道观中开始了自己修行生活,无非是诵经、读书、练琴,每天的生活就像现在的中学生一样,课程都是安排好的,人只需要在课程表的指挥下老老实实学习,到规定的时间吃饭、睡觉。刚开始,十来岁的季兰并没有觉得这种生活有什么不好,可以看书,可以弹琴,这都是她喜欢做的事情,师父还经常夸她聪明,学得快,在师傅的悉心调教下,她进步很快,师父的夸奖和自己的进步都使她满足。
  
李季兰几乎是玩着学习,学习对她来说不是一个任务,而是一件好玩的事情。不学习的时候,她还可以和道友去前面的小溪玩,偶尔还可以爬山,山上有很多好玩的小动物。她没有对生活想太多,只觉得干什么都挺开心的,这对一个小孩子来说就足够了,小孩的使命就是玩嘛。
  
几年间,李季兰几乎读遍了身边能读的书,对音律也颇得其中三昧。忽然有一天,不自在起来,觉得什么都没意思,懒懒的,什么都不想做,阳春三月暖暖的太阳都无法唤起她快乐的心情。这种怪怪的心情说不来是什么,反正是以前从没有过的。
  
就像红楼梦中的贾宝玉,在大观园和姐妹们玩得好好的,突然就不自在起来,但是又没法对人说自己的感觉。后来他的小厮看出了端倪,从外面弄了好多禁书来给他看,这才自在了。其实,就是情窦初开,需要谈恋爱了,其实谈恋爱是人成长途中的一种自然需要,并不是结婚的前奏,它甚至和结婚没关系。就像一颗种子发了芽,它就要等着开花,开了花,它就要结果,这是很自然的事情。
  
(三)轰轰烈烈的初恋
  
李季兰从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已经成长为一个亭亭玉立,眉清目秀的少女了,她需要恋爱了。这时候出现的任何一个男子都可能成为她的恋爱对象。她所在的道观虽然有些偏僻,但风景不错,倒是有不少人前来游览,这些人多是文人骚客,来游玩的目的比较复杂。
  
他们看见这个清冷的道观居然有这么一个眉清目秀的小道姑,不由得拿眼睛多瞄了两下,李季兰从那些男人的眼光中似乎感到了什么,对他们莞尔一笑。
  
这些男人们就不得了了,回到家天天把这事放到心上,以为自己碰到了红颜知己,才子佳人的故事就要发生在自己身上了。和贾雨村如出一辙,人家娇杏只是好奇才看了他一眼,他便时刻把这事放在心上,还暗自把人家作为自己的红颜知已,并高度评价人家,认为人家是红尘中的巨眼英豪,能看出自己是支潜力股。这些男人意淫了一番后,又隔三岔五各怀鬼胎地来这里游山玩水,但没有得到李季兰的莞尔一笑了。
  
一天中午,道友们和师傅都午睡了,李季兰这个时候却怎么也睡不着,越想让自己睡着,反而越清醒,她的生活很规律,一般这个时候就有一些倦意,小憩一会,醒来后精神格外好,这也是师父教给她的养生方法,这些年来,她一直都是这样。这天却清醒得怪了,她实在睡不着,就一个人出去了,打算去前面的小溪边走走。
  
小溪的水又清又浅,溪底的鹅卵石清晰地映入眼帘,听着小溪哗啦啦的流水声,心情也变得清澈了,不禁举目远眺,却看见一个人影朝这边走来。待那人走近,原来是个布衣芒鞋的村夫,但仔细看去,又眉清目朗,淡定萧然,不像一般的山野村夫。那人看李季兰也觉得有点意外,附近竟然有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道姑。两个人都被对方所吸引,不禁攀谈起来。
  
李季兰后来得知原来这个“山野村夫”就是名士朱放,他隐居在这里,过着世外高人的生活。大家可以想象这样的两个人相遇,自然有很多话题可以聊,当然最好的话题就是谈诗,这样既体现了自己的品味学养,也显得浪漫。
  
据说,他们那天聊得很投机,大有高山流水,相逢恨晚的感觉,临走前,朱放还写了一首诗依依不舍地和李季兰告别。但好像除了这首诗,朱放没有别的诗流传下来的,不过话说回来,诗不一定非得写得跟李白杜甫一样好,才有资格去和美女谈情说爱,况且,既然人家是当时的名士,自然有两把刷子,哄李季兰这样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当然没有问题。
  
朱放为这次邂逅的成功感到志得意满,这又一次证明了自己的魅力。李季兰觉得很刺激,这是她人生中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这种感觉太美妙了,她突然觉得自己的生命有了价值。她本来是一朵开在山野中无人过问的花,现在来了一个赏花人,给了她一束阳光,她更加灿烂了。那种刺激的感觉让她觉得有点晕眩,但还是控制不住内心的狂野想要和那个人再次见面。
  
从此以后,她们就经常在小溪边幽会,刚开始是谈诗论道,自然慢慢地,谈情说爱的成分就多了。后来,朱放干脆打着游访的幌子在道观和李季兰约会,在她的房间,两个人品茗弹琴,作诗评诗,至于还干了些什么,已经无从考证。
  
但不可否认,那是一段快乐的时光,李季兰把自己所有的热情都投入到这份感情中,朱放就是她的全部,她每天的生活就是等待和他约会的那点短暂时光,他满心满眼都是朱放,对别的男人一概不闻不见。
  
初恋的时候,人总是那么投入,那么陶醉,以为自己的爱情是天长地久,是海枯石烂,李季兰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过下去。

(四)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朱放来这里隐居并不是打算和陶渊明一样过一辈子田园生活,他只是对朝廷的某些做法不满,以隐居的方式为手段,引起朝廷的注意,让朝廷再次启用他。
  
这是古代文人惯用的以退为进的伎俩,成功了,不仅可以飞黄腾达,还可以博得一个好名声,这就是所谓的“终南捷径”。他看起来不问世事,一副世外高人的做派,其实一直在等待一个机会,等待朝廷的一纸诏书,就像诸葛亮一样,虽然嘴上说“不求闻达于诸侯”,其实心里比谁都着急。
  
这小子运气不错,朝廷还真吃这一套,不久就给他下了聘书,让他去外地做官。朱放抓住这个建功立业飞黄腾达的机会,想都没想就去和自己的小情人告别,笑眯眯地说:“我会想你的,如果有机会,我会来看你的。”朱放走的时候,他们照例写了一堆离别诗,互诉衷肠。
  
从此,李季兰陷入了相思的深渊。古往今来,有太多的人饱尝相思之苦,有太多的相思也仅仅是相思而已,并没有盼来那个甜蜜的结局。李季兰的痛苦和别的女人没有什么分别,我不想过多渲染这种清风明月苦相思的情感。
  
在李季兰所有的诗中,有一首诗是公认比较好的,在这里摘录一下:
  
人道海水深,不抵相思半。
  
海水尚有涯,相思渺无畔。
    
携琴上高楼,楼虚月华满。
  
弹着相思曲,弦肠一时断。
  
前四句描述自己的相思比海水都深,后四句说独自在高楼抚琴,因为思念太重,琴弦都断了,自己也是柔肠寸断。也许是因为这首诗寄托少女李季兰所有的相思,才具有了时光穿透力,今天读来仍感人肺腑。
  
(五)又有爱情发生
  
一天午后,百无聊赖的李季兰正打算抚琴解闷,突然有人说,笼盖寺的陆羽来了,要见她。“陆羽,好像是一个对茶特别有研究的家伙,听说还出了书”,李季兰在脑子中搜索着关于这个人的资料。见面后,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但眉宇间有些落拓潇洒,李季兰应付性地接待了他。这个有些口吃的年轻人,在她面前有些拘谨,但他们的第一次交谈还是比价愉快的。
  
也许是因为这个人有点口吃,李季兰才记住了他。陆羽对李季兰的印象很好,他觉得李季兰美丽又富有才情,是他喜欢的那种女孩子,但转念一想,自己的条件又不太突出,虽然写了一本书,但还是弥补不了先天的自然灾害,他默默地放弃了追求李季兰的念头,只把她当成自己的梦中情人。
  
虽然陆羽有些自卑,这并不妨碍他经常拜访李季兰,每次见面陆羽都很开心,只要能见到她,他就心满意足了。陆羽的频繁来访,削弱了李季兰对朱放的思念,陆羽虽然长相不咋地,但常常把李季兰逗得很开心,李季兰一开心,陆羽自然更开心了。李季兰虽然和陆羽相处地很好,但并没有爱情的火花,至少在李季兰这边是这样的,她心底还有朱放的影子。
  
陆羽有个朋友,诗僧皎然,他们经常在一起聊天,可有一阵子,皎然来找陆羽,总是没人,向邻居打听了一下,原来这小子最近有事没事老往道观里跑。皎然想这小子八成是谈恋爱,连老朋友都忘了。后来陆羽干脆拉着皎然一块去道观,把他们两个相互一介绍,三个人就成了朋友,经常在一起聊天,更热闹了。
  
一来二去,李季兰反而觉得皎然更睿智深沉,淡定从容,对皎然有了些意思。李季兰喜欢那种有林下之风男人,你看她喜欢的两个男人一个是隐士,一个是和尚。李季兰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含蓄地向皎然表达了自己的情意,皎然豁达地回了一首诗:天女来相试,将花欲染衣;禅心竟不起,还捧旧花归。表示他已经修炼到心如止水的境界了,什么天仙美女都打动不了他的心。李季兰看到这首诗,只是会心地一笑,他们彼此都了解对方,这就足够了。
  
(六)爱情能靠得住么
  
有一年秋天,因为天气陡变,李季兰生病了,而且越来越严重,不得不搬出道观,到燕子湖畔调养。人一生病就会很脆弱,李季兰一个人在燕子湖畔,感受着秋日的凄风苦雨,叹自己命运不济。这个时候,来了一个人,给了她莫大的安慰和温暖,这个人就是陆羽。
  
陆羽听说李季兰生病了,赶紧赶到燕子湖畔,并在那里陪李季兰度过了病中岁月,日夜陪伴,悉心照顾她。陆羽是个好同志,很厚道,虽然她喜欢李季兰,但并没有乘人之危,他只是在她需要的时候伸出自己的手,送出自己宽厚的肩膀。记得有人说,女人无论如何要有个死党,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至少能有个肩膀靠一下,陆羽自觉发挥了这个肩膀的作用。李季兰非常感动,做了一首诗
  
昔去繁霜月,今来苦雾时;
  
相逢仍卧病,欲语泪先垂。
  
强劝陶家酒,还吟谢客诗;
  
偶然成一醉,此外更何之?
  
这首诗没有男女之情,只是一种感动,朋友之间的感动。无论李季兰有多风光,仰慕她的男人有多少,但能悉心照顾她的只有一个人,陆羽。他们之间这份醇厚的感情一直持续到生命结束,李季兰去世后,陆羽还写诗怀念她,言辞间很悲伤,但这已经是后话了。
  
(六)风流过后是什么
  
韶华易逝,转眼间,李季兰已经是奔三的人了,李季兰并没有因年龄的增长而深居简出,反而比以前更张扬,她离开了那个偏僻的道观,来到了扬州,那里是人文荟萃的地方,有无数的party等着她参加,于是,出现了刚开头的一幕。
  
才女的保鲜期比较长,相对于那些表面漂亮,腹中空空的花瓶,她们更有生命力,三十多岁的李季兰打败了无数鲜活漂亮的小姑娘,成为老、中、青男人的杀手,人气只涨不落。在扬州的明山秀水中,李季兰度过了生命中最风光的十年。
  
她的名声也越来越大,最后竟传到唐玄宗的耳朵里,爱才的唐玄宗决定诏见这个女诗人,但此时的李季兰已经四十多岁了。得到皇帝的诏见,李季兰又惊又喜,同时又感叹自己老了,花容月貌已经衰落,但她还是忙着打扮自己,踏上了去皇宫的旅途。
  
唐玄宗见到李季兰后,并没有因为她容貌的衰老而失望,反而饶有兴致地赐给她一个“俊妪”的称号,就是漂亮的老太太。这大约是李季兰一生最辉煌的时刻了,虽然这项殊荣来得有点晚,但总比没有的好。
  
虽然李季兰的保鲜期长,但也不是永久保鲜,迟早有红颜凋谢,门前冷落的那一天。又加上李季兰是个务虚不务实的主,一点不为自己虑后,只知道一天逍遥快活,风光了一辈子,也没有什么积蓄,更别提什么理财了。老了以后,生活竟然没有着落,很窘迫。能得到皇上的礼遇,至少生活不用发愁了。
  
李季兰以为在皇帝的庇护下,可以安度晚年了。但祸福永远连在一起,李季兰也因为这次人生的辉煌断送了性命,最后落得个惨死的下场。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当时有个叫朱泚的,造反并自立为帝,事败后,自然难逃一死,皇帝并不肯就此罢手,还继续追查他的党羽,哪怕有些交往,也要被拉入黑名单。经过调查,发现李季兰和这个人有密切的书信往来。
  
李季兰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老了老了却昏了头,站错了队伍,犯了政治错误。被皇帝抓了起来,可此时的皇帝已经不是怜香惜玉的唐玄宗了,若是玄宗,李季兰还会有一线生机。愤怒的德宗完全不考虑,这个女人是一个只懂浪漫的诗人,哪里有什么政治意识,竟然命令“扑杀之”,也就是乱棍打死。
  
一带风流才女就这样花毁人亡。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917-744-8833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