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来源:新华网 2008/11/24

核心提示:12月10日,捉蒋敢死队正式组成。200名队员埋伏在蒋介石可能居住的中央军校、励志社两处大门口,密切注视着大门进出的情况,一俟蒋介石的车队驶出,他们就发出出击信号。但一直未发现蒋的车队出来。 正在大家疑惑之际,《成都晚报》的通栏大字标题刊出了这样的消息:“蒋总裁昨已离蓉飞台。”

《话说民国》(韩文宁、刘晓宁编著,凤凰出版社出版)勾勒了自1911年孙中山南京就职,至1949年蒋介石黯然离别大陆为止的中华民国史。按年代铺排,撷取历史事件的精彩片段,选取民国人物的传神花絮,以一种责任和诚意,为历史留存记忆,为记忆补上血肉和肌理。

假牙落地炮车熄火旗绳断裂

长江中下游、东南、华南大部已经解放。国民党只剩下西南一隅。蒋介石梦想能重演抗战八年坚守大西南的一幕。

1949年9月12日,蒋介石以国民党总裁身份,从台湾几经辗转飞到成都。上午11时40分,“中美”号专机在成都北郊的凤凰山机场降落,蒋介石走下舷梯,终于再一次踏上了大陆的土地。

蒋介石这次在成都停留了五天,扫墓、重大的人事安排、接见官兵、抚慰遗属、出席茶会、演说……活动一个接着一个。

9月14日,蒋介石来到中央军校(即黄埔军校)检阅。蒋介石看着台下精神饱满的 6000名官佐,情绪异常亢奋。他大声地说:“国军全面反攻已指日可待,区区共匪何足畏惧,要消灭它,不过如秋风扫落叶……”一阵激动之后,他忽然又伤感起来:“我很伤心,伤心的是有的学生背叛了我……”接着哽咽起来。正在这时,语无伦次的蒋介石嘴一张,口中的假牙竟掉落在地。

蒋介石是拾也不好,不拾也不好。这时,蒋经国顾不上台下众目睽睽,手一挥,两个侍卫飞步上前拾起了假牙……中央军校校长张耀明急中生智,马上宣布:“阅兵开始!”这才解了蒋介石的围。

军校官佐的步兵方队走过来了。接着,炮兵方队轰隆隆地开过来。蒋介石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又抖擞起精神。就在这时,一台加农炮车在“中正”台前停住不动了。蒋介石顿时出了一身冷汗。马上,10多名卫士手提长短枪冲向炮车,几名贴身警卫靠向蒋介石的两侧。

原来,炮车开到蒋介石面前时,确确实实是抛锚了。一名军校少校中队长正在满头大汗地排除故障,可熄了火的炮车怎么也发动不起来。阅兵指挥官只好下令把这台炮车推到一边去,后面的炮车,因前面受阻,都挤到了一起。蒋介石嘴里喃喃地说:“ 我一生阅兵上百次,从没遇到这样的事啊!”就这样,军校官佐们忙了好几天的阅兵式,不到半小时就草草收场了。

12月3日,蒋介石又向黄埔军校校长张耀明提出要检阅黄埔军校全体师生。

检阅地点仍是军校大操场。“中正台”四周,彩旗飘飘。这天,正赶上四川的大雾天,故阅兵式的时间一推再推。蒋介石一早起来,几次抬腕看表,仰头看天,雾就是不散。直至9时半,蒋介石等不及了,遂下令阅兵开始。张群陪蒋介石登上“中正台 ”。“三民主义,吾党所宗……”的“国歌”奏起,一名军官打开一面青天白日旗,手拉绳索,在蒋介石及全体官佐的注目下,徐徐升上旗杆。就在旗子升到旗杆的一半时,突然间,“嘣”的一声响,紧接着,“呼啦啦”几声,旗子竟从半空中落到了地上。全场的人都惊呆了!蒋介石脑门上沁出了豆大的汗珠,手心手背前胸后心直冒冷汗……他呆站着,一动不动,也没有说一句话。

原来,是旗绳断了。说来也怪,军校升旗升了几十年,成百上千次,可从来没有断过绳,可今天偏偏就……

全场的空气足足凝固了几十秒钟。这时,两名升旗官才缓过神来,以最快的速度放倒了旗杆,换了一根绳子,总算把污染了的青天白日旗升上了旗杆的顶端。

“落旗”,使蒋介石原本亢奋的情绪,一下子落到了最低点。他仅仅用嘶哑的喉咙哽咽着说了几分钟,就再也说不下去了。阅兵式再一次不欢而散。

这是蒋介石在大陆最后一次检阅黄埔学生。

“捉蒋敢死队”受挫

1949年12月7日午饭后,蒋介石正要休息。蒋经国手持一封电报匆匆登上了黄埔楼。蒋介石打开一看,上面写着“解放军已向成都逼近”几个大字。当晚,蒋介石决定离开成都,并亲自签发了手谕:“命令政府迁至台北,并在西昌设大本营,统率陆海空军在大陆指挥作战。此令。中正。民国三十八年十二月七日。”

蒋介石的迁台手令一下,顿时,成都的凤凰山机场和新津机场乱成了一团,机场的候机室、走廊,甚至厕所、停机坪上,到处都坐了人。一架飞机刚降落,立刻就有成百人涌上去挤占座位,更有为抢座位而大打出手的。

12月8日下午,蒋介石要到市区去转一转,散散心。深知其父的蒋经国知道这是他要与成都诀别了。他担心父亲的安全,但又不好违背。为了不惹人注意,只好轻车简从,只有俞济时、自己,加上两名卫士、一名司机,共6个人,上街绕了几圈。

刚回到黄埔楼,侍从送来两份报告。蒋介石实在不想阅读了,可眼睛却不由自主地盯住了其中的一份。原来在几个小时前,军校人事科长在办公室服毒自杀了,尸体还停在那里。

另一份是成都市卫戍总部请示“成都自明日起开始疏散”的报告。蒋介石用颤抖的右手,在上面签了4个字:“如拟。中正。”

蒋经国则与顾祝同、张耀明等人商议,为了安定人心,把蒋介石的两架座机“中美”号和“美龄”号,分别停放在城南的新津机场和城北的凤凰山机场。官员们看到蒋介石的座机还在,也就放心了。同时,顾祝同又密令:飞行人员一律不得离机。因天寒地冻,整日都用炭火在机身机翼下烘烤以保持温度,以便飞机随时起飞。

就在一切布置妥当后,蒋介石又接到两个极为震惊的消息:张群等人在昆明被卢汉扣押。卢汉已发出起义通电;刘文辉、邓锡侯等四川籍主要将领不知去向。蒋介石这才意识到,在川西北建立反共基地的如意算盘彻底落空了。

就在蒋介石忙着“迁台”事宜之时,中共地下党“留蓉工作部”也在紧锣密鼓地筹划“捉蒋”行动。国民党第95军副军长杨晒轩被策反后,自告奋勇地要求承担这一任务。中共地下党决定可以由杨担当此任,并决定由另两支已经争取过来的国民党军队在城内策应。

12月10日,捉蒋敢死队正式组成。200名队员埋伏在蒋介石可能居住的中央军校、励志社两处大门口,密切注视着大门进出的情况,一俟蒋介石的车队驶出,他们就发出出击信号。但一直未发现蒋的车队出来。

正在大家疑惑之际,《成都晚报》的通栏大字标题刊出了这样的消息:“蒋总裁昨已离蓉飞台。”鉴于这样的情况,地下党只好决定放弃“捉蒋”计划。

更令人费解的是,敢死队刚刚撤下来,12月10日的当天下午,又传来消息:蒋介石又在成都市区露了面。报纸也刊出消息:“蒋总裁下午轻车简从巡视市区。”

地下党方面经过分析后认为,很可能蒋介石已于两日前就离开了成都,报上的消息以及市面上的传言,可能是当局耍的花招,为的是掩人耳目。因此,正式决定放弃捉蒋计划。

其实,蒋介石真正离开成都的时间是1949年12月13日。

为了确保蒋介石离蓉的安全,成都方面进行了极为周密的筹划。当时,蒋介石几次往返成都与重庆之间,起降飞机的机场都是成都以北5公里的凤凰山机场。这里,时刻停放着一架蒋介石的座机,人们一般认为,蒋介石肯定会从这里起飞。而另一处是成都以南30多公里的新津机场。这个机场,虽然设备好,跑道长,但距城区较远,路上不够安全,故一般蒋介石不在那里起降。但在12月初,胡宗南的20万大军已经集结在新津机场一线。因此,蒋经国与侍从人员决定,由新津机场起飞。

胡宗南为了确保蒋介石的安全,调动了10辆坦克和装甲车,在12月初就停放在军校的操场上。还调集了6个团的精锐部队,专门对付通往新津机场公路旁驻扎的刘文辉已经起义的一个团。

中共地下党此时也已经得知蒋介石将从新津机场起飞,但胡宗南的大军已经集结,坦克装甲车也已荷枪实弹,“活捉”已不可能。遂决定由刘文辉的一个团2000多人在武侯祠一线实施狙击。

13日晚,天气晴好。夜11时光景,蒋介石、蒋经国、陶希圣、谷正纲、俞济时一行人,同留守的参谋总长顾祝同告别。蒋介石钻入一辆汽车,前后均有装甲车和坦克护卫。一阵震天动地的轰鸣声之后,铁甲车队浩浩荡荡地开出了中央军校的正门。在军校23期总队一个全副武装支队的护送下,乘着夜色直驶新津机场。

车队经过武侯祠时,担负掩护任务的胡宗南所部,用装甲车和坦克向刘文辉部展开猛烈的攻击。同时,铁甲车队径直朝新津机场冲去。而胡宗南部的攻击到14日凌晨3时才结束。

铁甲车队驶到机场附近时,又遭到中共地下党武装的截击。担任警戒的胡宗南部和军校官兵立即猛烈还击。车队也边打边冲,一直冲到机场跑道上,停在了“中美”号专机旁。

这时,“中美”号专机的引擎已经发动,蒋介石匆忙走下汽车,回头看了看他的“黄埔精神”培养出来的军校师生们,又挥了挥手,就低着头登上了“中美”号专机。在舱门口,与胡宗南握手告别,只说了一句话:“台湾见。”掩护蒋介石离开大陆的军校生们,都被蒋介石留下来充当了大西南作战的炮灰。耐人寻味的是,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后来都起义加入了人民解放军。

“中美”号座机徐徐驶入了跑道,加速,起飞,很快消失在夜空中。1949年12月13日,蒋介石别离成都,直至1975年4月5日在台北病逝,再也没有踏上大陆一步。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917-744-8833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