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来源:哗酷

  在刑事侦查领域,法医科学和谋杀研究始终是引人注目的话题。在这本集专业知识和幽默文笔于一身的刑事畅销书中,著名法医人类学家比尔·巴斯博士以生动的语言讲述了自己数十年来的办案经历,并通过一系列真实的案例,引导普通读者走进法医的日常工作,详尽地揭开了这一领域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受中国古代法医学权威宋慈的启发,巴斯博士在美国田纳西大学创立了自己的法医学研究设施——“人体农场”。在这个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实验室中,捐献者的遗体在自然环境中经历着化学和物理变化;从中获得的丰富研究成果,开启了法医学研究的新领域。
  
1 我的猎物是死亡

  如尸经多日,头面胖胀,皮发脱落,唇口翻飞,两眼迭出,蛆虫咂食。
  ——宋慈《洗冤录》

  当我发现自己误判了威廉·塞将军的死亡时间时,最初的反应是困窘。没多久,这种尴尬就变成了专业上的好奇。我对案件始终抱有浓厚的兴趣,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案子本身的挑战。我的猎物是死亡本身。要通盘了解整个案件以及被害者的遭遇,我就必须尾随死亡,深入阴间领域,描绘出它的运动曲线。

  700多年前,中国有位名叫宋慈的官员,编写了一本法医调查手册——《洗冤录》。这本书提出了各式各样的尸检方法,项目多得令人叹为观止。书中提到:若死因可疑,就应该在死后初期,即几个小时或几天之内进行这些程序。更重要的是,那本书还生动地描述了尸体经历几个星期、几个月后,从肉身转换为枯骨的历程。

  然而此后700多年间,有关死后较长时段的变化,却几乎没有其他发现或著作。当我在1977年检视威廉·塞将军的尸体时,能够利用的知识或学术文献,并不比宋慈的高明。

  不过正义还是要伸张。而且身为法医人类学家,特别是佩戴了田纳西州的调查局警徽,绝不能裹足不前。我放出消息说乐于协助鉴定尸体,所有案件都不会拒绝。尽管如此,同事们的接受度还是有高有低,与我共用同一办公区的其他教职员,最后还是忍不住爆发了。
  
2 我注意到了某些怪事

  有一次,渔夫在河中发现了一具浮尸,罗恩郡的副警长把尸体带给我鉴定。死者身上的大部分衣物还在,可惜头没了,这就很难确定他的身份。更麻烦的是,在搜寻遗失的颅骨期间,尸体开始发臭——众所周知,多数大城市都有停尸间,可以存放尸体,等鉴定完成再下葬,而学校里没有这种设施。警方不想把尸体带回去,因此拜托我把它留在校内。

  可我也没有冷藏设备。眼看周末到了,只得用塑胶袋把尸体裹起来,密封妥当后藏进放拖把的柜子。岂料偏偏有位清洁工进来拿拖把,打开臭烘烘的包裹并看到了里面的东西。当时,室内的所有人再加上室外开车经过的司机,全都听到了他的嘶吼。星期一上午,这位工人宣布:管你是系主任还是谁,无论在哪种情况下,都不准把烂尸体摆在拖把柜里,也不可以放在楼里的其他地方!我估计,再有一次违规,我自己的无头尸体就会被人发现了。

  走投无路的我只得向院长求救。对方神态安详,简单讲几句就解决了问题:农学院在镇外有几栋闲置的建筑,附近只有郡立监狱的囚犯,他们大概还有别的事情可以抱怨,不太会去注意偶尔飘来的臭味。

  那里确实是个不错的地方。不过我仍然注意到了某些怪事:尸体有时会稍微移动,和原先摆放的位置不同;还有人不请自来,留下脚印和其他痕迹。后来才知道,隔壁的犯人外出到农场干活,发现了刚搬进来的“居民”,还带他们外出“观光”。虽然没有丢东西,不过我不想冒险,如果弄丢了颅骨等关键证据,就得不偿失了。

  一系列的挫折和威廉·塞将军案的刺激,终于让我下定了决心。我要在田纳西大学建立全世界绝无仅有的研究机构,系统地研究死亡。我要让大自然为所欲为,在各式各样的条件下处理尸体。科学家则会在每个阶段观察进程,记录温度和湿度等变化,并标出人体分解的时间。简而言之,我们会继承宋慈在7个世纪之前的成果,并将它发扬光大。
  
3 “人体农场”正式开张

  想法很简单,影响层面却极广。就多数文化标准和价值而言,这种研究或许都会显得惊悚、恐怖,甚至令人错愕。庆幸的是,校方一直关注着我们的计划,并毫不迟疑地提供了精神和物质上的支持。

  从主校区横跨田纳西河,岸边就是位于田纳西大学医学中心后方的一块闲置土地。从橄榄球场来一个长球,球的飞行距离也要超过那段距离。几年以来,医院的垃圾都是在那里焚化的,因此那里也不是什么黄金地段——就算是,生性节俭的我也会感到不舒服。

  1980年秋,我和学生们开始动工。首先把树木和灌木丛清掉,铺设一条碎石车道,便于载着尸体和器材的卡车进入。我们从医院引水接电,又在树荫下清出一片区域,把地整平,铺上几寸厚的碎石和混凝土。然后在这片水泥地上建造了一间小木屋,用来贮存解剖刀和外科剪刀等器材,还有乳胶手套和运尸袋等。那栋建筑的宽度占满整个区域,深度只有6尺。因此我们就有了一片门廊,可以在那里摆放尸体进行研究。

  事实上,我们最初希望解答的问题简单得可笑——为什么分解的尸体会出现黑色油腻污点?牙齿什么时候脱落?尸体要过多久才会变成骨骼?而要获得这些答案,还需要合适的研究对象。于是,我便写信给各地的法医和殡仪馆馆长。

  在1981年5月一个周四的傍晚,我开着一辆带盖的小货车,前往田纳西州克罗斯维尔的殡仪馆,去接回我们的首个捐赠对象。那具尸体属于一位73岁的老人,我们知道他是谁,不过为了保密起见,还是给了他一个专属的代号“1-81”。

  次日上午,我和几个研究生把“1-81”摆在几个月前就铺好的水泥地上。有人拍了照。为防止动物钻过篱笆来侵犯尸体,我们在上面盖了一个木框金属丝网罩。当大伙儿陆续走出围栏,在门闩上安上挂锁时,一只苍蝇嗡嗡飞过我的耳际。就这样,死亡园地开始营业,我的“人体农场”诞生了。
  
4 研究成果轰动法医界

  到1982年2月,我们的研究已过去了9个月。我的助手比尔前往佛罗里达州的奥兰多市,在美国法医科学年
会上发表他的研究结果。讲堂设在君悦大饭店的宴会厅,比尔上台时,里面挤满了人。不过,他放映35毫米幻灯片还不到几分钟,就有人起立离开讲堂。难道我们的试验令人感到恶心吗(那是我们首次公开放映的成果,是在研究场拍摄的人体分解情形)?连经验丰富的法医科学家都受不了?

  又过了几分钟,刚才离开讲堂的人重新出现了,还各自携伴蜂拥而来,都是从其他场地叫来的。“你一定要看看这个!”这个消息就像野火燎原,传遍了饭店的各个角落。

  当年秋季,比尔还在《法医科学期刊》上发表他的研究成果,标题为《田纳西州东部的昆虫活动及与人类尸体腐败速率之关系》,那篇报告成为该期刊自发行以来,被人引用、转载频率最高的文章。事实上,在1998年,美国法医科学学会成立50周年的纪念专册,里面就特别提到过比尔的演讲内容,并称之为该组织的“第一篇‘虫子’论文”。
  
5 “篱笆筑得牢,邻居处得好”

  头几年的研究很令人兴奋,几乎每星期都有捐赠者提供尸体。我环顾日渐壮大的“人体农场”,心中感到无比骄傲。但天有不测风云。1985年春季,一天我来到研究场,却发现自己的领地被测量人员做了记号,说是要用其中一半扩建停车场。直到这时我才知道,校方提供的一些土地并不是他们的产业,我可以支配的面积实际上只有一亩。不管我怎样恳求、呼吁,都制止不了轰隆作响的推土机、整地机和铺路机。

  如果说丧失土地还只是小事,那么接踵而至的问题就更令人忧心。几天后,我被系里的秘书请出教室。她告诉我,当地有个“诺克斯维尔切议题解决组织”,是一个推动保健的团体,名称缩写为S.I.C.K。他们盯上了我的研究场,还在篱笆外横挂了一面巨大的旗帜,上面写着:“令人恶心!”

  为什么我会惹上这帮人?原来在停车场扩建期间,负责测量规划的小组里,有人带着午餐在阴凉处吃。他从窄小的围栏朝里望去,突然发现一具腐尸,于是跑回家向母亲诉苦。那位母亲恰好是S.I.C.K的负责人,她当然关心自己的儿子,很快就发起了抗议行动。

  我的天啊!要知道,我们几年前才把这个地狱般的设施从20里外搬到这里,为的就是想离学校近点儿。我不希望给学校惹麻烦,但也不愿意失去研究场所,只能再次打电话给杰克·里斯校长,向他说明我的困境。杰克像所罗门王一样英明,又像卡内基那样慷慨。他当即从自己的预算中拨出经费,用于架设锁链篱笆,把那亩地的其他范围也围了起来,防止附近的民众靠近。

  几星期后,篱笆架好了,危机总算消除了。俗话说:“篱笆筑得牢,邻居处得好。”这句话真是对极了。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917-744-8833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