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东说西说
新闻来源:大河论坛 2008/11/21

一天步行十余小时,10年没有真正炒过菜……82岁夏淑清婆婆的脑子里,没有“安享晚年”的概念。

她每天天不亮就得出门,深更半夜才能回家,不停穿梭于各个垃圾堆、垃圾桶之间——因为,她必须用捡垃圾的微薄收入换来米和盐,养活自己和103岁的母亲。

每月收入不足百元

昨日,九龙坡区黄桷坪街道高家坪电力4村一平房。白发苍苍的夏淑清用了一上午时间,将屋内堆得高高的废报纸一张张理平,码放整齐后,用红绳仔细捆了起来。“这些报纸,够我和妈一周的米钱了。”看着整理好的报纸,夏淑清捶了捶酸痛的腰,露出满足的笑。

随后,夏淑清将这些报纸送到附近一家废品收购站。“6公斤,9块6毛钱。”从老板手里接过钱,夏淑清有些失望:“这是我捡了一个多月的报纸,比上次还少了3角钱……”夏淑清一边走,一边从贴身衣服里掏出一个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塑料袋——一层层打开,这是她的钱包,里面还有3元2角钱,是她目前的所有积蓄。夏淑清将刚拿到的9元6角钱小心翼翼地放进去,一层层包好收起。

失望的表情在夏淑清脸上并没停留多久。回家的路上,她不停四处张望,一个塑料瓶盖、一个小纸盒,都能让她惊喜。夏淑清说,自己出门会随身带一塑料袋,这样就不会错过挣每一分钱的机会。

废品收购站老板王大才说,夏淑清一个月会来卖三四次废品,一次收入不过10元左右。夏淑清说,王大才的收购站离家最近,她大多数收入来自这里。她偶尔也会顺便在其他收购站卖废品,但一个月收入加起来不足百元。

每天步行十余小时

凌晨5点多,夏淑清就背着背篼出门。

夏淑清的邻居王先锋在一工厂打工,每天早上8点上班,但他起床从不需要闹钟。因为,住在隔壁的夏婆婆每天凌晨5点准时起床做饭,只要在夏婆婆出门时起床,就绝不会迟到。

“去晚了,垃圾就被别人捡了。”夏淑清说,10年来,她已养成习惯,不管睡得多晚,凌晨5点准会醒来。生火,把锅架上,她才洗把脸。

服侍母亲吃过早饭,她再匆匆扒上几口。5点多,夏淑清就背着背篼出门,冬日里天未放亮,没有路灯的地方她常常是手脚并用才能让自己不摔跤。

九龙花园——广厦城——滩子口,是夏淑清每天固定的线路。这条线上有不少玻璃仓库和门市,每天清早出货后会清扫出不少碎玻璃,她必须赶在那些门市开门前守在那里。这样,那些1角4分钱一公斤的碎玻璃才不会被别人捡走。

每天上午,夏淑清都是行色匆匆,因为捡完碎玻璃,她还得回家给母亲做饭。从高家坪到滩子口,往返六七公里路,尽管夏淑清紧赶慢赶,回家一般已是下午一两点。运气好的话,她一上午能捡到几十公斤碎玻璃。做好中饭端到母亲床前,夏淑清还得简单清理上午捡的废品,归类放好。下午3点左右,她会沿着上午的路线再走一趟,这次,主要是沿途捡拾塑料瓶、废纸张等。

夏淑清每天晚上10点以后才回家,因为超市10点关门会清扫出一些不要的东西,那里面能淘到不少“宝贝”。夏淑清说,超市的垃圾里,除了塑料瓶和废纸,还能挑出一点剩菜叶,有时甚至能捡到快过期的肉制品。而这时候很多捡垃圾的人已回家,她可以慢慢选。捡完超市的废品,回家常常已是深夜,这时,夏淑清才和母亲吃晚饭。从凌晨到深夜,夏淑清每天要步行10余小时。

已经忘了炒菜味道

早饭都是泡菜水下稀饭,中午和晚上才能吃“菜”。

夏淑清和母亲的住处是一间四五平方米的平房,垃圾和木材占了房间一大半,除了角落里的床,泡菜坛是这个家最显眼的家什。但除了几块萝卜,里面更多的是水。夏淑清说,她和母亲每天就靠这个下饭——早上急着出门捡垃圾没时间做菜,早饭都是泡菜水下稀饭,中午和晚上才能吃“菜”。

租住的平房不通气,电费又贵,夏淑清只好用捡来的铁桶戳个洞做成灶,燃料是捡来的木柴。

夏淑清的炊具只有四五只碗和一口捡来的铁锅,她所说的“菜”,其实只是烫饭——将青菜加水和米混和熬熟,最后放盐,这是她和母亲不变的午餐和晚餐。她说,没有多余的工具和原料,10年来,自己已没有真正炒过菜。她说这样也好,省了佐料钱,盐巴便是家里唯一的调料。

夏淑清已记不清多久没吃肉,就算吃肉,也是混在饭里煮熟。至于炒菜的味道,她摇了摇头,说早已忘记,也不想吃了,怕肠胃不适应。

长期这样会不会营养不良?夏淑清说,穷人命贱,她和母亲身体很好。母亲虽然103岁高龄,除了偶尔腿疼,没有其他毛病,自己更是耳聪目明,感冒都很少。

除了买米和盐,夏淑清见乎不上菜市场,平时吃的青菜,都是她自己在郊区垦地种的。萝卜、白菜……每到种菜季节,夏淑清会步行两三个小时,到李家沱购买蔬菜种子和农药。没钱买肥料,她就到滩子口一带的老厕所里担粪,每次小半桶,她要歇很多次才能挑到菜地。“但这样辛苦值得!”夏淑清说,种菜不仅让自己不用买菜,有时吃不完的还可以卖给别人。不然,捡垃圾的钱不够她们娘俩生活。

捡旧衣服差点丢了命

生活艰难不算什么,她最害怕的是遇到意外。

夏淑清说,生活艰难不算什么,她最害怕的是遇到意外。

不久前的一天,夏淑清转了一下午也没捡着东西,路过九龙码头时,看到半坡的垃圾里有几件较干净的旧衣服。她精神一振,朝垃圾山上爬去。爬到一半,她脚下一滑,身子跟着滚了下去。眼看快滚到江边,她将双手使劲插进垃圾里,抓住埋在下面的一块木棍,才停了下来。看着被垃圾划伤的双手,夏淑清忘了疼,只觉得后怕不已。

除了这样的意外,年龄一天天大了,体力大不如前也让夏淑清担心,要是自己哪天动不了了,母亲该怎么办?

一次,她路过一木材加工厂,正好里面扔出一块木料。“这够我煮好多天的饭了!”夏淑清高兴之余又犯起愁来:木材重约30公斤,怎么把它搬上背篼呢?无奈,她请好心工人帮忙,把木材砍成四小块装上背篼。回家路上,要经过一段10多米长的陡坡,身背重负的夏淑清试了很多次都没法爬上去。最后,她不得不手脚并用,爬着走完那段陡坡。

这样的经历越来越多,夏淑清也越来越矛盾:每天出门前既盼望多捡点垃圾,又害怕太重了自己背不动。

“她是我妈,不能不管”

有关单位表示将给予母女帮助

82岁的老人本该安享晚年,夏淑清却要每天拾荒赡养母亲。面对别人的疑惑和不解,夏淑清总是淡淡一笑:“她是我妈,我不能放弃不管。”

夏淑清说,她和妈妈是涪陵区石沱镇梧桐村人。上世纪60年代初她就到主城,先是做保姆,后来帮餐馆。10年前,弟弟患上老年痴呆症,没法照顾母亲,妹妹又远嫁贵州。无奈,她只好把妈妈接到主城。自己有两个儿女,儿子在主城打工,但条件不好,没法赡养自己。女儿家住广厦城,虽愿意接自己到家里,却不能把外婆接进家。再说,自己年龄大了卫生习惯也不好,于是,她和母亲在外租房,靠拾荒度日。她说,女儿每月给她们100元房租,每个月还会买东西来看她们。但记者辗转几天,没有联系上她的儿女。

邻居王先锋夫妇证实,夏婆婆的女儿每隔一段时间会来看望一次。但两老人的主要生活来源,还得靠夏婆婆捡垃圾。为了省钱,夏婆婆从没买过洗发水,洗头、洗澡都用洗衣粉。尽管如此,天气好时,夏婆婆会把母亲扶出门坐一坐,没有丝毫怨言。

黄桷坪街道小湾社区李主任说,这对母女不是城镇户口,无法为她们申请低保等。但以后一定会多关注她们,尽可能给予帮助。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闲居堂文物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东说西说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