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东说西说
来源:观察 2008/10/29

刘晓波/杨佳案举国瞩目,对“杨大侠”的赞美遍及网络。此案的性质已远远超越一起特大刑事案件,而关系到中国司法制度的公共信誉。能否公正地审理杨佳案,不仅是对上海司法机关的考验,更是对中国司法制度的考验。

上海警方没有给杨佳“一个公正的说法”,杨佳就以暴力杀警给了上海警方“一个复仇的说法”。惨案过后,公众期待中国司法能给杨佳案“一个公正的说法”。在中国现行法律框架下,即便杨佳难逃死刑,但只要遵循司法程序正义,在审理中做到透明和公正,杨佳也能死得明白,民意的期待才不会落空。

遗憾的是,从案发到一审再到二审,此案的进展让人失望甚至愤怒。以政法委书记吴志明为首的上海司法机构(公检法)公然违反司法程序和践踏司法良知,一面胆小如鼠,将杨佳案置于自己的垄断掌控下,严控相关证人(杨母失踪,郏啸寅被捕),不敢公布杨佳案的真相,不敢说清杨佳母亲的下落,不敢让杨佳聘请中意的律师,不敢公布关乎案情的全部录像,不敢让涉案的七名警察出庭作证,对外只发布有利于上海警方的一面之词,另一面胆大包天,宁冒千夫所指,也要滥用权力操控杨佳案的审理,毫不避嫌地担当办案主角,不顾忌精神鉴定单位的资格问题,拒绝杨佳父亲为儿子聘请的北京律师,执意指定“自己人”担任杨佳的律师,即便在杨佳本人的要求和强大公共舆论的压力下,二审时换了律师,但二审律师仍然不是杨佳的父亲聘请的北京律师,而是上海当局的“自己人”翟建律师。

更离奇的是,作为杨佳杀警动机的最直接证人的杨佳之母,在案发后就“人间蒸发”了,杨佳的姨妈和父亲通过各种渠道寻找,但杨佳案至今已经将近四个月了,杨母仍然渺无音讯,就连北京警方也不知其下落。而媒体中关于杨母的唯一信息,居然是由一审律师谢有明透露的。谢律师似乎具有神奇的功能,他一下就找到了杨母,而且拿到了杨母指定他为代理律师的授权书。

中国人爱面子,中国的掌权者尤甚。但在杨佳案的审理上,上海官权完全不要脸了,赤裸裸地公器私用,肆无忌惮践踏司法公正。中央政权也不要“亲民”、“和谐”的面子了,赤裸裸地罔顾民意、官官相护。

在党主司法的中国,除了来自北京的指令,再无其他力量能够阻止上海当局以秘密审判来尽快了结杨佳案。奥运大戏开幕前,中共高层阻止了上海当局迅速了结杨佳案的企图,将原本要在7月29日的开庭推迟到奥运落幕之后。但这种开庭时间推迟的决定,仅仅是胡温中央基于平安奥运的权宜之计,一旦奥运大戏落幕,中共高层便不再约束上海当局,任由其罔顾基本的程序正义和民意对司法公正的期待,使司法公正再次成为党国利益的牺牲品,使关注此案的公共期待完全落空。而在中国现行体制下,党中央庇护上海当局,一点儿也不奇怪。

首先,中央政府之所以任由上海当局的秘密审理,最直接的原因是对杨佳案真相的恐惧,进而是对真相可能引发的社会反应的恐惧。正是这种对真相及其民意反应的恐惧才是秘审杨佳案的动力。从中央到地方的官权都被这恐惧逼入黑箱,如同见不得阳光的蛀虫。如果说,瓮安民变和杨佳杀警戳破了和谐盛世神话;那么,秘审杨佳案就戳破了北京奥运吹起来的自信泡沫。

其次,中共政权的独裁性质并没有改变,它从来不是人权的保护者而是最危险的侵犯者,也从来不是自由的保护者而是奴役制的维护者。它非但不会让国人免受暴力的威胁,反而总是使用暴力对付民众。它制定了法律,但它是否依法行政完全取决于独裁党的私利和意愿,衙门可以做任何它想做的事,而国民只能在得到衙门同意的情况下才可以做。

在网上看关于杨佳案的争论,其中混杂有“京沪恩怨”的成分,我通过电邮询问上海友人对杨佳案的看法,我的一位上海友人在回复中说:上海警察在中国警察体系中算不上恶名昭著。即使如此,认同杨佳的上海市民依然占到很大一个比例,……与此前的各种事件不同,杨佳非常具有维权意识,并非天生的‘暴民’,此次事件清晰地呈现了‘公民’被迫成为‘暴民’的过程,做不了秋菊、只能做杨佳。从某种意义上说,瓮安模式的盛行也与太石村模式的失败有关,太石村村民一败涂地、瓮安两败俱伤,既然如此,越来越多‘不明真相的群众’会选择同归于尽。拒绝对话、制造对抗,只会产生更多的杨佳和瓮安。“

奥运前后,中国社会弥漫着日益严重的暴戾之气,其主要根源,不是来自民间的暴力偏好,而是来自官权的暴虐统治。即便中共高调宣传“无与伦比”的奥运,这种暴戾之气并不会被金牌老大的成绩“和谐”掉。现在,众目睽睽之下,上海当局在杨佳案上的滥权,中央政权对上海当局滥权的默许,只能证明执政者仍然迷信暴力专政的统治方式,现行体制仍然是滥用警力和司法不公的庇护所。官权如此作为的民间效应,只能加强民间逆反,成倍地放大了这种暴戾气氛,产生更多的民间暴力反抗,制造出更多的“大侠”或“英雄”。

君不见,胡温中央庇护上海当局完成二审,非但不能平息公共舆论对此案的穷追猛打,反而让杨佳在民意中的英雄形象继续发酵,现在,呼吁重审杨佳案和特赦杨佳的民间公开信,已经在网络上广为流传,赢得越来越的支持者。即便依靠时间的流逝,可以让关于杨佳案的公共舆论渐渐消失,但中国司法所遭遇的信任危机,不但无法挽回,而且只能加深。“仇官”和“仇警”的民间情绪也会不断上升,使已经愈演愈烈的警民冲突、官民冲突雪上加霜。

事实上,“以民为敌”的独裁思维必然逼出“以官为仇”的民间逆反。杨佳案所引发的滔滔舆论,杨佳在民意中的大侠形象,已经进入历史。民间怀念杨佳的方式,很可能演变为为杨佳树碑立传、每年祭奠杨佳,每有爆烈的官民冲突发生,民间必定想起杨佳。

中国改革已经三十年了,讲究阶级斗争的毛时代似乎早已远去,但在中共政权的独裁本质不变的制度环境下,今日的官僚们,仅仅在物质上远远超越了毛时代,而在政治上和精神上仍然是毛的子孙,永远“以民为敌”,把民众当作“刁民”和“愚民”。

今天的官员们,也许不会背诵“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的毛语录,但“敌人意识”已经渗入他们的骨髓,非但不信任不尊重民意,反而把民众当作“潜在的敌人”。所以,对民众的不同政见和权益诉求,对官民冲突事件,官员的思维仍然是敌我先于真假、是非、善恶,只能用以民为敌的老套来为这些事件定性。

今天的官员们,也许不记得老祖宗“上智下愚”的古训,但中共作为“先锋队”的特权意识,让官员们深谙“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驭民术。所以,每有官民冲突事件发生,官方必然把绝大多数参与者称为“不明真相的群众”,仿佛数亿国人都是弱智或白痴,不会看、不会听、不会想,也就自然不明真相和轻信谣传,不辨是非和永远错判,只有等待父母官来揭开真相、辨别是非、扬善惩恶。这种独裁制度特有的“喂养论”,既是衙门霸道对民意的侮辱,也是权力狂妄对民智的贬低。

然而,今日中国的民间,不再是愚昧而训顺的羔羊,而是权利意识逐渐觉醒和维权活动高涨的民间。今日中国的信息传播,也不再仅靠官控媒体一途,而有了难以封锁的互联网平台。所以,共产党永远伟光正的自我标榜,早已变成了“皇帝的新衣”;草民永远愚昧无知的教主面孔,大都变成讽刺性新民谣的素材。当官方版本的“瓮安事件”变成网络民意的“俯卧撑”,当官方版本的杀人犯杨佳变成民间版本的“杨大侠”,凸显的是比事件本身更严重的官民对立。“以民为敌”的官权思维,必然带来“官逼民反”的冲突,也必然造就一种普遍的“以官为仇”的民间逆反心理:每当发生官民冲突事件,民间的反应肯定是官逼民反,官府的说辞都不可信。因为,在民众心中,衙门本身就是邪恶的,撒谎是官府的本能,当官的没有一个好东西。

如果胡温政权还不放弃独裁治国,还不开启新闻自由与司法独立的政治改革,那么就只能是“以民为敌”和“以官为仇”的相互激荡,只能让民间的怨恨越积越深,官民对抗越来越强,抗争方式越来越烈,极可能引发出失控的大规模暴乱,使中国再次陷于以暴易暴的恶性循环。

2008年10月24日于北京家中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闲居堂文物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东说西说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