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新闻来源:开心家园 2008/10/06

1946年7月11日,被军阀盛世才关押的129名党员及其家属,从新疆集体出狱,回到延安。遗憾的是,毛泽民、陈潭秋等党的优秀领导干部已被杀害。毛泽民等人是何时被害的,凶手是谁,遗骨又埋在何处?直到解放后,这个谜团才被解开。

踏雪寻遗骨

1949年秋天,西北野战军直逼新疆。当时的甘肃省武威市军管会主任刘护平,一到武威就迅速破获了一个潜伏特务网,其中有好几个人是从新疆派遣和流窜来的。他亲自审讯了这几名特务,为的是尽快搞清杀害毛泽民、陈潭秋等人的恶魔的去向,为死难的烈士报仇。“李英奇到哪里去了?”刘护平向特务严厉发问。李英奇是军阀盛世才手下的公安管理处处长和审判委员会副主任,盛世才杀人时,全由他来监斩执行。刘护平认为毛泽民的被害肯定与此人有关。“他们几个人都跟着盛世才跑到四川去了,听说在重庆混不出什么名堂,又都呈请辞职了。李英奇到津浦路上跑生意,富宝廉回到东北,张思信在河西走廊一带做皮货生意……”那几名特务就知道这样一点消息,刘护平却认真地根据线索布置查找事宜。与此同时,党中央有关部门为肃清新疆敌特一事,决定派刘护平去当中共中央新疆分局社会部部长。两个多月过后,新组建的新疆人民公安机关在刘护平领导下,破获了多起特务案件,特务登记自首工作也取得可喜的成绩,可刘护平关注的捉拿凶手和寻找烈士遗骨的工作,始终没有多大进展。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夜,社会部的黄秘书仔细翻阅着案头的一大叠敌伪档案卷宗,突然惊喜地高叫:“刘部长,审讯记录,毛泽民的!”“真的?让我看看!”刘护平惊喜地向桌前大步走去,一把拿起卷宗,瞪大眼睛全神贯注地看起来。卷宗上,毛笔书写的字很大,时间是1943年5月5日。问:你是不是参加国民党而为三民主义而努力?答:我相信国民党,亦相信共产党。问:你表明立场?答:我是共产党员。问:你放弃共产党员立场行否?答:我不能放弃共产主义立场,因为是个人思想问题,如蒋委员长信仰上帝一样。问:你究竟愿脱离共产党否?答:我不脱离共产党,因为共产党在国际国内都是合法的。问:共产党是不合乎国情的。答:我认为共产主义是合乎国情的。问:你叫毛泽民,以前为什么不承认呢?答:我本是毛泽民,请问督办,督办完全知道。问:共产党要有与国家民族不利的事,你脱离党否?答:绝对没有违背国家民族利益,因为我是共产党员,不会这样做。问:你可以考虑否?答:我讲的话已经都讲了,我对于国民党、共产党的信仰是一样的,因为共产主义不违背三民主义的,并是三民主义的好朋友……这一夜刘护平怎么也睡不着。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带着秘书、警卫员乘着吉普车冒雪到六道湾坟场去寻找烈士遗骨,结果一无所获。不久,公安机关从审问被捕特务中得到如下一些线索:李英奇潜伏在北京,有一辆汽车为他跑生意;富宝廉潜伏在辽宁抚顺;张思信在甘肃武威一带瞎混。刘护平立即给上述几个地方发电报,写明上述几犯的特征,请各地协助捉拿。

毛泽民死于“无声杀人法”

寒冬过后的一天,武威发来的一封电报让刘护平兴奋不已:重要案犯张思信落网了!他是特务头子李英奇手下的执法队长,抓住他一审,很多悬案就会迎刃而解。几天后,在审讯室里,刘护平审讯张思信。“人是我们几个人杀的。”在刘护平的严厉追问和铁的证据面前,张思信终于低头认罪。1943年9月27日,盛世才为了向蒋介石表示他与中共彻底决裂的忠心,下达了杀害陈潭秋、毛泽民等人的手令。这天深夜,李英奇和富宝廉来到南门外的特别监狱。“又要干了,几个?”站在门口的张思信问。“你自己看吧。”李英奇把手令递给了他。张思信眯着眼扫了一下打着红叉的名单,目光忽然在上面定住了。他并不为陈、毛等中共代表的被杀感到意外,可对盛世才要拿亲弟媳陈秀英和家庭女教师邱毓松来为中共要员陪葬,以显示“阴谋暴动案”的真实性,就太出乎这个职业刽子手的意外了。“你犯傻了?还不快去带人!”李英奇阴沉地呵斥道。“是!”张思信将手令交给李英奇,但又追问了一句,“老法子?”他问的是杀人的方法。李英奇一撇嘴,冷冷地“哼”了一声,走进了办公室。一会儿,张思信叫来四五个手执木棍和绳索的杀手进入办公室内,分站门口两边。这时,几个狱吏从监号里带出几名头上蒙着黑布头套的犯人,陆陆续续来到办公室门前。李英奇站在门口,借着昏暗的灯光,挨个掀开头套看了看,算是“验明正身”,然后就谎称督办要问话,即将人推入室内。一进门,刽子手就照犯人头上打一闷棍,然后就用绳索紧勒脖子。这就是盛世才所惯用的“无声杀人法”。“他们被埋在什么地方,你记得吗?”刘护平两眼冒火,盯着张思信问。“记得,记得。那地方我带着人又去过一次。那是盛世才到了重庆后来电报说,军统要看照片,我就带人去扒开坟,补拍了照片寄去……“那是几月份的事?”“10月份,哪天记不清了。”“李英奇现在哪里?”“我不知道。”“别耍花招!”“听说在北京做买卖,住在啥地方我真的不知道。”

杀人恶魔全部落网

虽说已到了春天,可六道湾的荒山梁上还是残雪未消。张思信被押到坟地后,来到一处山坡下,指着一排坟包说,烈士们就埋在倒数第六排的坟包里。挖开坟包,裸露无棺的尸体经过六年多的时间已是一片模糊,无法辨清是谁。只有盛世才家庭女教师的尸体装在了一口红漆棺材中。张思信记得很清楚,棺材左边第一个是陈潭秋,第二个是毛泽民;右边第一个是林基路。刘护平等人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小心翼翼地将烈士遗骸放入棺中,重新掩埋,并在每位烈士坟前立下一块二尺高的木碑。然后,刘护平等人举行了简单的祭奠仪式。刘护平在烈士灵前带领众人庄严宣誓:一定要缉拿凶手,告慰烈士在天之灵!1950年8月的一天,一个当年入过狱的维吾尔族人向刘护平报告说,有人亲眼在北京西单商场看到一个长相很像李英奇的人在那儿摆烟摊。刘护平立即将此线索电告北京市公安局,请他们马上查清此事。树倒猢狲散。1944年9月,李英奇的靠山盛世才被蒋介石调到重庆任农林部长,李英奇一看不妙,就赶紧溜到了兰州。盛世才来电叫他去农林部当总务司长,李英奇找借口推辞了。到了1946年4月,他呆在兰州,一怕被仇人认出来,二怕坐吃山空,就与人合伙买了一辆汽车,跑到北平来做生意。北平和平解放后,李英奇混迹于小商贩中,在西单商场摆个烟摊混日子。他真没想到,有一天,一个维吾尔族汉子居然在他面前驻足盯视了很久。该不是被杀犯人的家属吧?他心里有鬼,赶紧收摊回家,第二天就溜到了南京。一个月后,他在南京接到了老婆的来信,说派出所的民警到家里来过,让他回来后到派出所去登记。“也许只是一般的例行登记?”他怀着侥幸心理返回北京,一到北京就被抓了起来。与此同时,富宝廉在辽宁抚顺被捕。李英奇、富宝廉等罪大恶极的反革命杀人恶魔被押至乌鲁木齐。经过多次审讯,这两个恶魔终于承认了大部分杀人罪行,毛泽民烈士被捕后受害的情况终于得以被党组织全面了解。李英奇在盛世才的指使下,妄图通过审讯逼迫毛泽民承认中共在新疆有“秘密活动”,要搞“阴谋暴动”,迫使他公开声明反苏和脱离中共。见毛泽民坚贞不屈,他们就施以酷刑。在常用的几种刑罚中,他们先对毛泽民实施了打手板。李英奇专门招募了一个施用此刑的打手,此人每打完一板子还要用板子在受刑者手上压一下,疼得毛泽民在受刑时咬破了下唇,又咬烂了衣领,鲜血淋漓的双手上裂出了深沟。打完40板子之后,他们将毛泽民送到另一个刑室“坐飞机”。毛泽民整天整夜被折磨着,偶一合眼,立刻就被烈性化学药水熏醒。三天过后,在反复恶性刺激下,他怎么也合不上眼了。在生命的最后七天七夜之中,他所受的最后一种刑罚是往胳膊上吊土块,也就是特务们所说的“挂炸弹”。1956年,毛泽民等三位烈士的灵柩被移至乌鲁木齐北郊的革命烈士陵园重新安葬。1946年7月11日,被军阀盛世才关押的129名党员及其家属,从新疆集体出狱,回到延安。遗憾的是,毛泽民、陈潭秋等党的优秀领导干部已被杀害。毛泽民等人是何时被害的,凶手是谁,遗骨又埋在何处?直到解放后,这个谜团才被解开。

踏雪寻遗骨

1949年秋天,西北野战军直逼新疆。当时的甘肃省武威市军管会主任刘护平,一到武威就迅速破获了一个潜伏特务网,其中有好几个人是从新疆派遣和流窜来的。他亲自审讯了这几名特务,为的是尽快搞清杀害毛泽民、陈潭秋等人的恶魔的去向,为死难的烈士报仇。“李英奇到哪里去了?”刘护平向特务严厉发问。李英奇是军阀盛世才手下的公安管理处处长和审判委员会副主任,盛世才杀人时,全由他来监斩执行。刘护平认为毛泽民的被害肯定与此人有关。“他们几个人都跟着盛世才跑到四川去了,听说在重庆混不出什么名堂,又都呈请辞职了。李英奇到津浦路上跑生意,富宝廉回到东北,张思信在河西走廊一带做皮货生意……”那几名特务就知道这样一点消息,刘护平却认真地根据线索布置查找事宜。与此同时,党中央有关部门为肃清新疆敌特一事,决定派刘护平去当中共中央新疆分局社会部部长。两个多月过后,新组建的新疆人民公安机关在刘护平领导下,破获了多起特务案件,特务登记自首工作也取得可喜的成绩,可刘护平关注的捉拿凶手和寻找烈士遗骨的工作,始终没有多大进展。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夜,社会部的黄秘书仔细翻阅着案头的一大叠敌伪档案卷宗,突然惊喜地高叫:“刘部长,审讯记录,毛泽民的!”“真的?让我看看!”刘护平惊喜地向桌前大步走去,一把拿起卷宗,瞪大眼睛全神贯注地看起来。卷宗上,毛笔书写的字很大,时间是1943年5月5日。问:你是不是参加国民党而为三民主义而努力?答:我相信国民党,亦相信共产党。问:你表明立场?答:我是共产党员。问:你放弃共产党员立场行否?答:我不能放弃共产主义立场,因为是个人思想问题,如蒋委员长信仰上帝一样。问:你究竟愿脱离共产党否?答:我不脱离共产党,因为共产党在国际国内都是合法的。问:共产党是不合乎国情的。答:我认为共产主义是合乎国情的。问:你叫毛泽民,以前为什么不承认呢?答:我本是毛泽民,请问督办,督办完全知道。问:共产党要有与国家民族不利的事,你脱离党否?答:绝对没有违背国家民族利益,因为我是共产党员,不会这样做。问:你可以考虑否?答:我讲的话已经都讲了,我对于国民党、共产党的信仰是一样的,因为共产主义不违背三民主义的,并是三民主义的好朋友……这一夜刘护平怎么也睡不着。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带着秘书、警卫员乘着吉普车冒雪到六道湾坟场去寻找烈士遗骨,结果一无所获。不久,公安机关从审问被捕特务中得到如下一些线索:李英奇潜伏在北京,有一辆汽车为他跑生意;富宝廉潜伏在辽宁抚顺;张思信在甘肃武威一带瞎混。刘护平立即给上述几个地方发电报,写明上述几犯的特征,请各地协助捉拿。

毛泽民死于“无声杀人法”

寒冬过后的一天,武威发来的一封电报让刘护平兴奋不已:重要案犯张思信落网了!他是特务头子李英奇手下的执法队长,抓住他一审,很多悬案就会迎刃而解。几天后,在审讯室里,刘护平审讯张思信。“人是我们几个人杀的。”在刘护平的严厉追问和铁的证据面前,张思信终于低头认罪。1943年9月27日,盛世才为了向蒋介石表示他与中共彻底决裂的忠心,下达了杀害陈潭秋、毛泽民等人的手令。这天深夜,李英奇和富宝廉来到南门外的特别监狱。“又要干了,几个?”站在门口的张思信问。“你自己看吧。”李英奇把手令递给了他。张思信眯着眼扫了一下打着红叉的名单,目光忽然在上面定住了。他并不为陈、毛等中共代表的被杀感到意外,可对盛世才要拿亲弟媳陈秀英和家庭女教师邱毓松来为中共要员陪葬,以显示“阴谋暴动案”的真实性,就太出乎这个职业刽子手的意外了。“你犯傻了?还不快去带人!”李英奇阴沉地呵斥道。“是!”张思信将手令交给李英奇,但又追问了一句,“老法子?”他问的是杀人的方法。李英奇一撇嘴,冷冷地“哼”了一声,走进了办公室。一会儿,张思信叫来四五个手执木棍和绳索的杀手进入办公室内,分站门口两边。这时,几个狱吏从监号里带出几名头上蒙着黑布头套的犯人,陆陆续续来到办公室门前。李英奇站在门口,借着昏暗的灯光,挨个掀开头套看了看,算是“验明正身”,然后就谎称督办要问话,即将人推入室内。一进门,刽子手就照犯人头上打一闷棍,然后就用绳索紧勒脖子。这就是盛世才所惯用的“无声杀人法”。“他们被埋在什么地方,你记得吗?”刘护平两眼冒火,盯着张思信问。“记得,记得。那地方我带着人又去过一次。那是盛世才到了重庆后来电报说,军统要看照片,我就带人去扒开坟,补拍了照片寄去……“那是几月份的事?”“10月份,哪天记不清了。”“李英奇现在哪里?”“我不知道。”“别耍花招!”“听说在北京做买卖,住在啥地方我真的不知道。”

杀人恶魔全部落网

虽说已到了春天,可六道湾的荒山梁上还是残雪未消。张思信被押到坟地后,来到一处山坡下,指着一排坟包说,烈士们就埋在倒数第六排的坟包里。挖开坟包,裸露无棺的尸体经过六年多的时间已是一片模糊,无法辨清是谁。只有盛世才家庭女教师的尸体装在了一口红漆棺材中。张思信记得很清楚,棺材左边第一个是陈潭秋,第二个是毛泽民;右边第一个是林基路。刘护平等人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小心翼翼地将烈士遗骸放入棺中,重新掩埋,并在每位烈士坟前立下一块二尺高的木碑。然后,刘护平等人举行了简单的祭奠仪式。刘护平在烈士灵前带领众人庄严宣誓:一定要缉拿凶手,告慰烈士在天之灵!1950年8月的一天,一个当年入过狱的维吾尔族人向刘护平报告说,有人亲眼在北京西单商场看到一个长相很像李英奇的人在那儿摆烟摊。刘护平立即将此线索电告北京市公安局,请他们马上查清此事。树倒猢狲散。1944年9月,李英奇的靠山盛世才被蒋介石调到重庆任农林部长,李英奇一看不妙,就赶紧溜到了兰州。盛世才来电叫他去农林部当总务司长,李英奇找借口推辞了。到了1946年4月,他呆在兰州,一怕被仇人认出来,二怕坐吃山空,就与人合伙买了一辆汽车,跑到北平来做生意。北平和平解放后,李英奇混迹于小商贩中,在西单商场摆个烟摊混日子。他真没想到,有一天,一个维吾尔族汉子居然在他面前驻足盯视了很久。该不是被杀犯人的家属吧?他心里有鬼,赶紧收摊回家,第二天就溜到了南京。一个月后,他在南京接到了老婆的来信,说派出所的民警到家里来过,让他回来后到派出所去登记。“也许只是一般的例行登记?”他怀着侥幸心理返回北京,一到北京就被抓了起来。与此同时,富宝廉在辽宁抚顺被捕。李英奇、富宝廉等罪大恶极的反革命杀人恶魔被押至乌鲁木齐。经过多次审讯,这两个恶魔终于承认了大部分杀人罪行,毛泽民烈士被捕后受害的情况终于得以被党组织全面了解。李英奇在盛世才的指使下,妄图通过审讯逼迫毛泽民承认中共在新疆有“秘密活动”,要搞“阴谋暴动”,迫使他公开声明反苏和脱离中共。见毛泽民坚贞不屈,他们就施以酷刑。在常用的几种刑罚中,他们先对毛泽民实施了打手板。李英奇专门招募了一个施用此刑的打手,此人每打完一板子还要用板子在受刑者手上压一下,疼得毛泽民在受刑时咬破了下唇,又咬烂了衣领,鲜血淋漓的双手上裂出了深沟。打完40板子之后,他们将毛泽民送到另一个刑室“坐飞机”。毛泽民整天整夜被折磨着,偶一合眼,立刻就被烈性化学药水熏醒。三天过后,在反复恶性刺激下,他怎么也合不上眼了。在生命的最后七天七夜之中,他所受的最后一种刑罚是往胳膊上吊土块,也就是特务们所说的“挂炸弹”。1956年,毛泽民等三位烈士的灵柩被移至乌鲁木齐北郊的革命烈士陵园重新安葬。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917-744-8833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