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新闻来源:迷案追踪 2008/10/01

法国南特市一家医院中有一具看似十分普通的骷髅。一天,警官多恩无意中用电脑复活了这具骷髅。他万万没有想到,一连串匪夷所思的事情从此就接连不断,这究竟是怎样的一具骷髅?在它的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枯骨红颜

2007年5月,法国南特市警局的多恩警官,他在一次执行公务时左腿骨折,在当地最好的里斯特医院救治时,主治医生罗根为他打上石膏后,告诉他至少要在医院病床上静养一个月,才可拄着拐杖下地。备感苦闷的多恩只好每天靠上网来打发无聊的时光。



多恩的护士叫罗尔,她是一名温柔漂亮的优秀护士,与多恩很谈得来,他们又都有着相同的离异经历,慢慢地,两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有些微妙。

十天后,罗尔推着多恩去拍片检查他的左腿骨愈合情况,多恩在角落里发现了一具伫立的人体骨骼标本,他不由喜出望外。原来,多恩在警局就是从事颅骨复原电脑技术的,专门为那些与疑案有关的久远死者复原头部面貌。看到这样一副完美的骨骼标本,他本能地开始心痒。于是,趁没人注意的时候,他偷偷用手机从不同侧面对骷髅的头部作了拍照。

次日晚上,多恩的复原工作终于宣告完成,一个年轻女人的头像栩栩如生地呈现在他面前,她文静纤弱的模样在多恩心底掀起了一丝波澜,他突然产生了想对她进行更深入了解的欲望。这么娇柔的女子,怎么会变成了一具摆放在医院里的骷髅?她生前曾有过怎么样的故事?

10点刚过,病房的灯就准时熄灭了,多恩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睡不着,一闭上眼睛,那张清秀的面庞就会浮现在脑海中。好不容易在他迷迷糊糊有些睡意的时候,窗户的方向突然传来一阵轻响,多恩不由睁开眼睛,看到直垂到地面的窗帘似乎在微微抖动,接着,一条黑影从帘后闪了出来,多恩快速从枕头下抽出手枪对准黑影,大叫道:“谁?”
  
然而,他手里的枪并没有吓倒对方,那人一步步向他逼了过来。借着窗外的月光,当多恩看清对方的面孔后,不禁大惊失色:这竟是刚被自己复原的女子!那女人满眼幽怨地凝视着他,冷不防扬起臂,随着寒光一闪,多恩感到右腿一阵钻心的刺痛。他想奋力挣扎,却惊觉全身仿佛被施了魔法,动弹不得,那女子再次扬起一件寒光闪闪的东西,这次竟是对准他的心脏,多恩不禁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当多恩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病房里洒满了阳光,哪里有什么骷髅化身的女人,原来是做了个可怕的梦。他喘了口气,暗笑自己在梦中的怯懦。就在这时,右腿突然的一阵刺痛让他的心刹时又揪紧了,多恩努力撑起身体坐起来,一把掀开被子,极度的震惊让他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
  
就在他的右小腿上,也就是昨晚噩梦中被刺伤的地方,赫然呈现出一道长长的划痕,微微渗出的血早已凝固!,还没等多恩从惊异中回过神来,一阵更加尖锐的刺痛从他左腿的断骨处传遍全身,将多恩一下击倒在床上。
  
罗根医生经过一番检查,脸色慢慢阴沉下来,他皱着眉不解地说:“怎么回事?前两天拍片时,恢复得很好啊,断骨处怎么会突然发炎呢?”罗尔为多恩打了一支止痛针,才将多恩从剧痛之中解救出来,联想到昨晚似真似幻的噩梦,多恩暗自心惊,那个女人到底是人是鬼?

魅影重现

经过罗根医生的处理,多恩的病情得到了控制,他不得不在床上多躺了一些日子。三个星期过了,病房里再未出现异样,多恩也淡忘了那个导致他伤势严重的噩梦。

这天,罗尔按照医嘱再次推着多恩去x光室拍片。因为罗根医生说过,如果检查后他的腿没什么大间题,就可以拄着拐杖下地行走了。轮椅进入电梯,电梯门缓缓关闭,这时对面的电梯门正好开启,多恩看到一个和复原骷髅一模一样的年轻姑娘从对面的电梯里走了出来,不由惊呆了。

罗尔察觉了多恩神色的异常,关切地问他是否不舒服,却见他一脸的惊骇和茫然,还不停地反问她:“你看到刚才从对面电梯里走出来的女孩了吗?”罗尔面露疑惑道:“刚才?对面的电梯停下过吗?我怎么没看见?”一进x光室,多恩就迫切地把目光投向放置骷髅的角落,然而他的心刹那间犹如被攥住一般:那个角落已空无一物!难道她真的活过来,自己跑掉了吗?

“那、那里原先不是放着一具骷髅吗?”多恩忙不迭地问,罗尔诧异地望着他,不明白他今天怎么变得如此古怪。她指着里侧远端的角落,说:“上个星期粉刷房间,所以很多东西挪动了位置,喏,你说的骷髅在那边。”

多恩扭头望去,骷髅果然立在那里。这时,有人在走廊里呼喊罗尔护士,她应声离开了,多恩凝视着阴影中两只黑洞洞的眼窝,竟莫名从心底蹿起一股寒意。突然,他察觉到眼前的骷髅有些异样,心里猛然一惊:这似乎不是自己先前看到的那具骷髅!连忙掏出手机,拍下几张照片。

经过与电脑中存档的照片进行比对,多恩的怀疑被证实了!围绕在这具普通标本周围的迷雾越来越重,虽然没有证据显示这背后隐藏着什么阴谋和罪恶,可职业的敏感告诉他,这件事并不寻常。

罗根终于批准多恩可以拄着拐杖下地行走。能够自由活动的多恩再也闲不住了,他迫切地想在出院前弄清楚困扰他的那具骷髅,可是一时之间又无从入手。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无意中,多恩在网上看到了一则寻人帖子:住在弗里萨赫镇的埃贡正在寻找未婚妻库切娜,并配有她的照片,多恩发现她与被复原的骷髅十分相似。

埃贡在接到多恩电话后的第二天中午就赶到了南特市。听完多恩的讲述和看到复原女子的画像后,他悲痛万分。多恩耐心地等他平静下来,才从他口中获知了这起失踪案的来龙去脉。

埃贡与库切娜于一年前一见钟情,两人很快确立了恋爱关系。不久前,埃贡向女友求婚,库切娜虽然接受了戒指但心事重重地表示,还有些事情需要解决,请他再等一段时间。无论埃贡怎样追问,她始终不肯透露。之后库切娜就从他们家消失了,由于他们在一起时从未提及过她的身世和家人,所以埃贡根本无处寻找她。随着时间流逝,心急如焚的他只得报警,并无奈地将寻人启事发到网上。

多恩立刻打电话请同事帮忙查找有关库切娜的资料,同时多恩更加迷惑:如果上次在电梯口见到的姑娘就是库切娜,那她现在又去了哪里?当时他明明看得很真切,为什么罗尔护士声称没有看见呢?那个失踪的骷髅到底是谁?

偷换尸髅

接下来的几天,多恩一直没见到罗尔,他奇怪地向接替她的护士打听。新来的护士满脸疑惑地摇着头说:“我们也都在找她,她并没有请假,而是在上班期间突然失踪了。”怎么又是失踪!多恩不由皱紧了眉头。

当天傍晚,埃贡激动地来找多恩,说有人打电话给他,称知道库切娜的下落,那人就在医院一楼大厅等他。两人立即赶过去,当得知打电话的老人竟是医院太平间的看门人时,满怀的希望一下破灭了,心中同时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老人告诉他们,几天前有一具无主尸体被送到这里,按医院规定,两个月之内没人认领就会被处理掉。他在警方失踪人口网站中看到了库切娜的照片,觉得与死去的女孩很像。

老人领着他们来到一大排停尸箱前,拉出其中一只箱子,此时的埃贡已是泪流满面几近虚脱,打开黑色塑胶袋上的拉链后,里面露出一具年轻女性的尸体。多恩只看了一眼,就失声叫道:“这、这不是罗尔护士吗?”老人这时也是一脸的惊异和疑惑,“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记得是寻人启事上的那个姑娘啊!”

事情顿时变得复杂起来,多恩思索了一下问道:

“当时是谁把尸体送过来的?”老人已经脸色惨白,他半晌才指着尸体喃喃地说:“就是她,罗尔护士!”

转眼三天过去了,警方的调查毫无进展,库切娜的尸体仍然没有找到,而且连同多恩最初看到的骷髅也不知去向。罗尔的死因表面看是心肌梗死导致的猝死,但细心的法医在她右手臂上发现了一处可疑的针孔,她很可能是被注射了某种有毒药物致死的。到底是谁在幕后操纵了这一切?

多恩仔细回忆,想起最后见到罗尔时,她曾神情古怪地提醒自己,晚上睡觉前一定要锁好门窗。当时他虽然感到有点奇怪,但并未放在心上。会不会罗尔预知了某种危险的临近,在警告自己?会不会自己也成了凶手的目标?如果这样,凶手就一定会再度现身。多恩决定来个将计就计。

一天晚上,多恩在吃过护士送来的药后,很快就发出了震耳的鼾声,凌晨2点,病房里突然闪进一条鬼鬼祟祟的身影,蹑手蹑脚地来到多恩的病床前,看了看还在沉睡中的多恩,来人脸上露出一抹狰狞的冷笑,他熟练地从口袋中取出一支注射器,轻轻掀开多恩的被子。

多恩突然睁开了眼睛,凌厉的目光犹如两道电光注视着来人:“晚上好啊,罗根医生,您半夜还要查房吗?”

骤然的变故令罗根一下呆住了,他张口结舌地说:“你、你没吃刚才护士送来的药吗?”“你是说这些安眠药?”多恩掏出几粒白色药片丢在桌上。冷不防,罗根猛猛扑过来,将手中的针头向他身上扎去,多恩忙一扭身,扳住了罗根拿注射器的手,两人扭打在一起。躲在窗帘后的埃贡连忙跑出来,准备寻机帮助多恩,不料搏斗中的两人突然分开了,只见罗根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没等埃贡扑上去,自己就摔倒在地上,那支装了剧毒药剂的注射器赫然插在他胸前!

埃贡满怀悲愤地扑上去摇晃着微微抽搐的罗根,大声吼道:“你是不是杀死了库切娜?”此时的罗根已经气若游丝了,他吃力地挤出一声冷笑:“你再也别想见她了。”

“那么罗尔呢?”多恩追问问。“罗尔,哼哼。”此时,罗根抵抗着来自心脏的麻痹感,呼吸也越来越微弱。他伤感地呻吟说:“其实我并不想杀死她,我们一直合作得很好,可谁知她居然爱上你了,该死的,她竟求我放过你……如果我不杀死她,早晚……早晚要坏事……”

沉重谜底

警方随后调查了罗根的背景,他是一个非常出色的骨科医生,从医十多年的时间里,先后研发出好几种新药。而罗尔则从进入格雷特医院就是他得力的助手,但两人间从未传出过什么绯闻。他们之间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多恩早已伤愈回到警局上班,但那具谜一样、复原像酷似库切娜的骷髅却始终在他脑海里萦绕,从不气馁的他也在心里接受无法澄清真相的事实了。

但是真相并不甘心沉默,已经回到弗里萨赫镇的埃贡突然再次出现在了他面前,并带来了几乎全部的谜底。先前他忙于寻找未婚妻,之后得到噩耗又大病一场,结果很久都没有去处理积压的信件,所以直到昨天他才在一堆信件中发现一封库切娜写给他的信,里面还附有几张照片。多恩静静看过信后,终于明白了骷髅案的谜底。

原来,库切娜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她与母亲相依为命。在她十岁那年母亲不慎摔伤,住进了格雷特医院,当时的主治医生就是罗根。经过治疗,母亲的伤势稳定下来,可是不久,她的母亲在吃过护士送来的药后,很快睡着了。半夜的时候,罗根医生鬼鬼祟祟地进来,为母亲注射了一针。他的举动被趴在窗台上看星星的小库切娜清楚地看到了,没想到第二天,母亲的病情突然恶化,被推进了急救室,从此,小库切娜再也没能看见母亲。后来医院传来消息,说她母亲拖欠了大笔医疗费后突然不告而别,库切娜不相信这种说法,但她太小,没有能力去弄清这件事情。失去亲人的库切娜被送进了孤儿院,并在那里长大,但母亲失踪之谜始终压在她心头,在接受了埃贡求婚的时候,她正在私自调查这个疑案。

十多年后,她又一次回到了格雷特医院,在暗中监视罗根的一举一动,终于有一天,她看到罗根和罗尔在熄灯后,形迹可疑地走进多恩的房间,库切娜便轻手轻脚地隔着门缝向里张望。病人在床上毫无反应,他们就在他的伤腿处注射了什么药剂。这时,库切娜不小心在门外发出了响动,惊动了病房里的人,罗尔手中的针尖一下划到了多恩的腿上。罗根追出门,库切娜已经跑掉了。

后来,当她在电梯间与多恩撞见,由于长相和母亲酷似,被多恩当成是骷髅复活。但罗尔一下想到了十多年前被她和罗根一起毒死的女人,于是她惊慌地将一切告诉给罗根。

罗根伙同罗尔残忍地杀害了库切娜。当罗尔为多恩求情时,竟招来杀身之祸。

多恩按照这一线索追查下去,很快真相大白,原来罗根为了名利,不断研发新的药品。为了分测试疗效,他伙同罗尔在病人身上进行试验。当年库切娜的妈妈就是在罗根的一次实验中丧命,为了掩盖真相,他们悄悄移走了尸体,并谎称病人为躲避高额费用私自离开了。之后自作聪明的罗根想到了一个处理尸体的办法,他将尸体处理成一具人体骨骼标本,送到了x光室。这样的大型医院增减几具骷髅标本根本不会有人注意,更无需担心引起别人的怀疑,这的确是个销毁罪证的好办法。人算不如天算,他哪里知道,当年的罪行竟被一个小女孩看到,而他精心炮制的骷髅标本又被一个好奇的警官复原了真貌,费尽心机的罗根最终还是罪行败露,自食恶果。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917-744-8833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