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东说西说
来源:京华论坛


  近几十年,一个庞大、辉煌的“帝国”在我们辽阔领土东北隅一个狭小的半岛上迅速崛起,转眼间,便有了五千年之久的文明(亦有说法是六千年)、创造了丰富的文化;而且,一直以来我们误以为自家祖业的很多地方,原来是人家的故土……
  
  看了这段话,大概有些人会不懂这种说辞,但笔者可以负责任的回答——这绝对不是笔者本人的梦呓,而另外很多人大概可以和笔者一样迅速的想到这是哪个国家——韩国。
  
  过去笔者看来,韩国是一个充分继承和发挥了中华文化的国家,民风淳朴,温和仁厚。前两年,中韩关于高句丽历史归属问题爆发争端,使得笔者产生很大兴趣去研究这段纠纷的产生乃至与此相关的东北亚历史。
  
  一番研究下来,没成高句丽历史的专家,倒是知道了如本文开篇所说的,韩国人给自己臆造的历史。所见所闻更是让笔者对这个国家的观感产生了从天到地的变化。以至只能用这样一句话来形容这个国家——无耻的文化窃贼和历史小偷。
  
  为了满足自己的历史虚荣心和现实野心,韩国人本着于己有用的态度,对自己和他国的历史进行了系统性的篡改和编造。就在种种对史实牵强附会的理解和掩盖、对史料的曲解、主观人为的臆造基础之上,一个傲视群国的“大朝鲜帝国”横空出世(还产生了一本令人笑掉大牙《大朝鲜帝国史》,该书虽在网间广泛流传,但笔者毕竟没有见到根据原文的详细译文,因此本文只针对其中韩国人对历史认识的共性方面,进行探讨。)
  
  其实,为了树立自己民族的自信心,完全不需要去虚构千年前的历史。美国人从不掩饰自己国家历史短暂,可不妨碍它继续作唯一的超级大国;退一步说,这也不是不可理解,韩国人大可以说自己的祖先是从火星而来、自己国家有五万年的历史……但万不该对中国的历史和文化进行恬不知耻的剽窃和篡改。
  
  日本人篡改了自己近代侵略别人的历史,而韩国人则是乱改了整个东亚地区的历史。一些被蒙在鼓里和被所谓韩流吹得晕头转向的人当然不会知道这些,也不会想到这是一件必须高度警惕的事情。欲亡其国,先亡其史,面对政治和领土野心具体体现之一的这种历史剽窃,作为最大受害者的我们,捍卫自己历史的意义已经愈发重要。
  
  而且,作为历史上曾经用自己的文化哺育了朝鲜民族,并且无私的帮助他们捍卫过自己国家的宗主国,我们也有必要帮助朝鲜人回忆一下自己真实的历史。
  一、跪着的历史
  高句丽曾经成功的抵抗过中国隋唐军队,但是高句丽的归属现在还是一个争议话题,暂不拿来讨论,而且最终高句丽还是被中国唐政府所灭。
  
  看整个朝鲜民族的历史,几乎任何一个比邻他们的民族都曾经无情的征服过他们,践踏他们的土地、蹂躏他们的人民。且未见有一次朝鲜完全凭借自身的力量战胜侵略者,而征服别人的记录则是根本没有——韩国人似乎很希望自己的祖宗善于侵略。
  
  朝鲜人很乐于搬出“中国被多少异族入侵过,而朝鲜始终保持着独立”之类奇谈怪论,甚至还妄称曾经成功抵抗了横扫欧亚大陆的蒙古铁骑。笔者不明白臆改历史怎么都能到了瞪着眼睛说胡话的地步。我们有必要给这些人讲讲真正的历史。
  
  1216年耶律留哥手下将领乞奴、金山、喊舍等发动兵变,杀蒙古使节300名。八月带领数万名契丹叛军,东渡鸭绿江侵入高丽。1218年九月,占领高丽重镇江东城,喊舍建大辽国。1219年,成吉思汗派哈真(哈只吉)和扎剌率蒙古兵1万前往征讨。其时契丹叛军有数万人之众。因此,哈真入高丽后遣使面见国主高宗,要求粮援并合击江东城。高丽西北面元帅赵冲、兵马使金就砺主张与蒙古议和“国之利害正在今日,若违彼意,后悔何及?”(《高丽史》卷103《金就砺传》)。得诏准后,赵冲发米千石由1000精兵护送到蒙古军中;赵冲与金就砺各率本部助攻江东城。胜叛军后,哈真因感其相助,遂于高丽王签订了友好协议(《高丽史》卷103《金就砺传》)。根据协议,高丽须每年向蒙古纳贡,从此高丽臣属于蒙古。然而蒙古索取甚重。1225年阴历十二月,蒙古受贡使臣在义州被高丽所杀。是时,成吉思汗刚从西域班师,翌年又征西夏,无暇东顾。至窝阔台即位后,又再次发兵征讨高丽。(内蒙古社科院历史所《蒙古族通史》,民族出版社,2001年)
  
  1231年蒙古军进攻高丽,国王和王室贵族迁都江华岛,高丽三别抄义军抵抗蒙古军至1273年。1258年崔氏政权跨台,国王投降。蒙古置征东行省,全称征东等处行中书省,由元朝直接统治。在王京(今朝鲜开城)设达鲁花赤管理征东事务及监管高丽国政;保留高丽原有政府体系,“从其国俗”、“自奏选属官”,丞相由高丽国王兼任。此外,迁于辽阳行省沈州的“高丽军民总管府”主要负责高丽侨民事务;设于黑龙江下游奴儿干的“征东诏讨司”负责骨嵬*、吉里迷等族事务;设于耽罗岛上的“耽罗军民总管府”负责防倭和高丽海外侨民事务。元朝直接统治的“高丽军民总管府”“征东诏讨司”“耽罗军民总管府”设有参知政事管理。

由此可见几点:1、其时已经臣服于蒙古几万契丹叛军能在高丽国土上建立自己的国家;2、高丽部分军队的确抗拒了蒙古人一段时间,但最后仍被蒙古征服;3、虽然朝鲜保有自己的国王和政府体系,却受到监管。事实上高丽的地位属殖民地,而其后忽必烈征日本正是以征东行省为跳板,且征调大量高丽人入伍。
  
  当然,有人会藉此反问,为什么蒙古人会允许朝鲜保留自己的国王和政府体系?事实上我们也的确可以看到,每当中国被侵略者搞得焦头烂额的乃至亡国的时候,朝鲜似乎总能幸免遇难。
  
  其原因有二:
  
  (一)朝鲜只有北方比邻大陆,北方强悍的游牧民族更感兴趣的是“流奶与蜜”的中国。比起富庶的中原,无论当是能够利用的自然资源还是气候,贫瘠的朝鲜半岛不具任何吸引力(为了泡菜征服一个国家吗?)有时,他们也会出于某种战略需要而进行一定程度的征讨,但不存在完全政府的必要。而即便如此,也总是轻易获胜。比如皇太极征朝鲜,腊月出兵,正月就大胜而回。
  
  (二)朝鲜政府总是表现得非常恭顺,任何一个征服者都不会愚蠢得向自己的顺民开战。(当然,任何民族都会产生几个热血男儿,所以也有些反抗可圈可点。)而且历代朝鲜政府都是标准的墙头草,谁强大就依附于谁,就是所谓“事大”政策(事实上。朝鲜人最大的特征之一就是并无任何信义可言)。回顾1910年《日韩合并条约》签订,朝鲜人安顺的作了天皇的臣民,改了日本姓名,随日本军队南征北战。
  
  朝鲜与日本隔海相望,因此日本每有精力,都会来教导这个小邻居以“弱肉强食”的道理。而朝鲜在于日本的作战中——完全如笔者前文所说,朝鲜在对外战争中的表现——战术上间或会有几次小胜,但战略上却从未打过胜仗,直到他国介入。
  
  如中国历史上“万历朝鲜之役”,也就是朝鲜自己所谓“壬辰卫国战争”、日本的“文禄之役”和“庆长之役”。丰臣秀吉率统一日本之军征朝,不过三月间,朝鲜全国八道尽失。如果不是中国的无私援助,朝鲜等不到1910年就成日本殖民地了。
  
  比照一下,鲜有哪个国家像中国一样,历史上遭受过如此之多的侵略。但是,当中国强大的时候,总是能用武力征服敌人;而当中国贫弱的时候,又总是能用自己的文化征服敌人。无论是屡屡寇边者,还是最终能入主整个中国的征服者,最后都成了被征服者,同时成了中国人。
  
  中国人多,汉奸也自然就多,但比起全民作“奸”之辈,却是不知血性了多少。何况我们每每都能看到以“丹心悬日月,白骨镇山河”者(悼曹克仁之联)。
  二、祖宗混乱的历史
  朝鲜人对历史的研究,给人以这样的感觉——似乎祖宗特别的多,而且谁给自己当祖宗有好处谁就是自己的祖宗。
  
  对于一个在历史上只能跪着的民族和国家,祖宗多也不足为奇。不过如果想通过证明自己的祖宗有多厉害,而给自己谋取现实中的利益,就有问题了。
  
  谈到这个问题,笔者首先要承认的是,中国汉族来源多样。由以秦岭为界,南方和北方汉人区别极大。其原因,第一在汉族形成之初,就是许多部族的融合,汉族这个称呼在汉代出现并正式形成;第二是在疆域的不断扩展当中融入了许多其他民族;第三是汉族在历史上有太多征服与被征服的情况。没人具体能说出到底多少民族和汉族有血统上的联系、有多少民族被彻底融入汉族之中。
  
  不过,有理智的人并不会以这种复杂的血统为耻,而是一种骄傲。我们彼此虽然差别很大,但是我们同样生活在一个地大物博的国家;讲同样一种语言;使用同样的文字;过同样的节日;有同样的名字——“汉族”;尽管地域之间有矛盾,但每当外敌入侵我们生死与共;每当国家分裂,我们总是热望统一(欧洲什么时候才统一的?)……有哪个民族具备和我们一样的优势?这需要博大的胸怀来理解,那意味着如恒河沙数的人口、一望无际的领土、历史上无数驰骋异域的猛将、意气风发的文人墨客……没有这些的小国寡民当然是无法理解的。
  
  所以笔者首先要提出这点,是因为很多朝鲜族侮辱汉族之“杂种”,似乎很以自己“血统纯洁”为骄傲。那么实际如何呢?
  
  首先,血统真的纯洁倒也罢了,可如笔者前文所说,历史上任何一个比邻朝鲜的民族都无情的征服过他们、掳掠财物、杀了男人、睡了女人……有过这样经历的民族,不是超级大杂种吗?
  
  中国历史上也被人征服过,也付出过很多沉痛的代价。比如在国祚极短的元朝时期,蒙古人对汉族女子有“初夜权”。可之后的明政府,对元朝垮台后汉地的蒙古人采取了强迫??成了汉人。再看满族,不仅是中国人,且和汉人何异?征服了中国的代价,是让他们丧失了自己的语言文字和历史。不过他们毕竟还是幸运的,因为今日中国少数民族里还有满族,而千百年前被湮没在汉族里的民族又有多少?

其次,纯洁的血统如果意味着一些优点,也有保持的意义,不过大饼子脸和罗圈腿却实在让人看不出算是什么优点;
  
  再次,任何一个民族的发展过程必然是与其他民族血统互溶的过程,生活在封闭地域的小民族血统可能会相对纯洁一些,但在生物学上这也意味着退化。非洲的很多部族从不与周边部族往来通婚,可高度纯洁的血统却让他们穷得掉渣。在今日世界,再标榜自己民族血统纯洁实在是件可笑的事情。更何况自己今天正被头号杂种——美国人骑在头上。一会坦克压死人了,一会奸污女学生了。当年可是感激涕零请进来的,真是“箪食壶浆,以迎王师”。
  
  接下来我们再看看,标榜自己“血统纯洁”的朝鲜人,又怎样拼命在历史方面证实自己是个杂种。
  
  从殷商时期开始,由于灾害和战争等原因,大量中国移民迁入朝鲜半岛,并形成朝鲜半岛最早的部落联盟。前苏联社会科学院主编《世界通史》在相关部分的描述是“朝鲜半岛北部最早的部落联盟,由中国移民在长白山谷地形成……在朝鲜国家形成的过程中,来自中国的移民始终起着重要的作用,但是这个过程是朝鲜化的。”这个观点也是世界史学界所普遍持有的。
  
  中国古典史籍最早出现“朝鲜”一词,是《尚书大传》中周武王封箕子于朝鲜之地。司马迁的《史记》中同样记载,商代最后一个国王纣的兄弟箕子在周武王伐纣后,带着商代的礼仪和制度到了朝鲜半岛北部,被那里的人民推举为国君,并得到周朝的承认。史称“箕子朝鲜”。
  
  根据韩国人的历史书《三国遗事》所载,檀君的后人在箕子来到朝鲜之后,带著人民南迁,以免和箕子带来的人做成冲突。这些人后来成为了三韩的始祖。
  
  箕子朝鲜在朝鲜半岛统治了近一千年。根据《太原鲜于氏世谱》,朝鲜的鲜于氏源自箕子朝鲜的后人。而他们从箕子开始,一共经历了41代君主,直到公元前1世纪才被灭。
  
  以上这些都与西方各国史书不谋而合。由此可见,中国人是朝鲜人的祖宗之一。
  
  在此必须提到一点,包括上述这套史书在内,各国通史(如果它有闲心研究这个不起眼的国家)通常都把朝鲜半岛北部和南部的部落联盟的形成分开来看。而且两者起源也不同。
  
  从周朝至汉朝,“朝鲜”只是指朝鲜半岛北部的地区,朝鲜半岛南部则被称为三韩——辰韩、马韩、弁韩(《魏书"东夷记》)。公元前194年燕人卫满推翻古朝鲜准王,国号仍称“朝鲜”,史称卫满朝鲜。西汉元封二年(前109年)汉武帝东征朝鲜,设立四郡,此后“朝鲜”一词消失在中国典籍中。
  
  此后朝鲜半岛历经三国时期、统一新罗时代、后三国时期和高丽时期,国名均与“朝鲜”无关,中国史书中也以朝鲜半岛各国之名相称,并未将其统称为朝鲜。高丽时期,编纂史书,尊箕子朝鲜为祖先,同时檀君朝鲜也作为开国神话写入史书,“朝鲜”一词再次出现于文字史料中。
  
  1896年,朝鲜高宗宣布朝鲜独立,改国号为大韩帝国,此“韩”仍就是“三韩”之“韩”。
  
  今天我国由于政治方面的原因,在确定朝鲜族、朝鲜语、朝鲜半岛等名词时沿用北方的自称。韩国的相关对应名称为韩民族、韩语、韩半岛。
  
  至此,结合其他一些史料和生理上的特征可以说明,一方面今天的朝鲜人来源多样,北方和南方就不同;另一方面,之后在朝鲜民族形成中起决定作用的是三韩。
  
  当然,“大朝鲜帝国”是不允许这样的历史的。
  
  朝鲜人所相信的自己的起源,是根据他们自己一本很近代的书记载,天帝之子桓雄与熊女之子檀君建立的朝鲜。据传,檀君此人是个活了一千五百多岁的长寿老人,朝鲜人对此深信不疑。当然,任何有理智的人都知道,人类是不可能活那么久的。只是不知道朝鲜人创造这个神话的时候是否听过中国人有这样一句话——千年王八万年龟。檀君建国于长白山,因此朝鲜人起源长白山,长白山也就忍辱成了他们的“圣山”。
  
  有趣的是,朝鲜人同时又说自己是来自北方的游牧民族——尽管全世界都知道他们是农耕民族。那么到底来自北方还是起源长白山?朝鲜人是根据需要选择自己祖宗的来源。事实上,朝鲜人在历史问题上类似的矛盾还有很多。
  
  由于如笔者前文所说,朝鲜民族历史上从来是跪着的。但作为“帝国”,没有征服的历史是不行的。因此朝鲜人在臆造历史的同时,来了个迂回出击——和历史上能征善战的民族攀亲戚。人类历史上最能征善战的民族莫过于蒙古人。于是,根据需要,韩国人把自己说成来自北方的游牧民族,与蒙古人是堂兄弟,也有说法是朝鲜民族祖先之一。中国历史上完全为外族征服曾经有两次,除蒙古人还有满人。韩国历史学家因此顺理成章的得出一个结论——满族是朝鲜族分支之一。

那么它们是怎么论证的呢?
  
  根据韩国科学家研究,朝鲜人新生婴儿屁股上有个青斑,也就是“蒙古斑”,和蒙古人一样,因此蒙古与朝鲜系出同源。韩国的科学家们似乎不知道,蒙古斑是东亚人种共有的标记。
  
  论证满族与朝鲜族关系的理论就更显可笑了。主要有:努尔哈赤的父亲塔克世出生于朝鲜半岛——这只能说明当年女真人的势力扩展到了朝鲜半岛,如果可以因此而断定努尔哈赤是新罗后裔,那么高句丽当然属于中国;“爱新觉罗”去掉“爱”和“觉”就是“新罗”,因此“爱新觉罗”的意思就是“勿忘新罗”,也有说“爱新觉罗”的意思是“金”,而今是朝鲜人大姓——“爱新觉罗”为满语“金”的意思,但这个金,是指他们祖居地盛产的黄金。
  
  必须提到一点,包括满族和蒙古族等北方游牧民族,对狗肉都有禁忌。而所谓“来自北方的游牧民族”朝鲜人,最喜欢吃狗肉。
  
  严格说,有一部分满族和蒙古族确有朝鲜血统,因为两族征战朝鲜时曾掳掠大量朝鲜女人回国。不过,朝鲜人似乎很以自己的女人给人做了性奴隶为荣,经常有朝鲜人沾沾自喜的念叨此事,以证明自己和两大民族的亲缘关系。
  
  以上足见,朝鲜人给自己臆造出的“大朝鲜帝国”,如果成立,至少说明朝鲜人的血统是举世无双的超级大杂种。
  三、偷窃来的历史
  如前文所说,朝鲜人为了证明自己所谓的帝国,而恬不知耻的和其他民族认祖宗、攀亲戚。几乎所有侵略过中国的民族,都有朝鲜血统。只是,这血统最“纯正”的朝鲜人自己,却一直是中国的属国。朝鲜历史上没有皇帝,而只有国王。因为中国有皇帝。
  
  丰臣秀吉征朝前,朝鲜国王在至其信函中称:“中朝待我,若内服。赴告必先,患难相救,若家人父子之亲……岂可舍父君而投邻邦乎?”国土沦丧时,又上书明皇,痛哭流涕的要求“举族内迁”,称自己要“死于天子治国”。胜利后,再次上书明皇,感激涕零地说:“我国孝子也”。(见于前苏联社会科学院编《世界通史》、柏杨著《中国人史纲》等)

  由此可见,朝鲜国王是把中国当作父亲和君主。
  
  当然,朝鲜人自己是不会承认这一点的,他们会说朝鲜对中国所谓“朝贡”,是当时东亚国与国之间的一种贸易……等等类似言论。不过,一个国家的国王如果都需要得到别人的册封,这是平等的国与国的关系吗?
  
  甚至连朝鲜的国名,都是中国政府册封。1392年,李成桂推翻王氏高丽,自立为王,在以“权知高丽国事”名义给明太祖朱元璋的奏章中,草拟了两个国号请其代为选定。两个国号一为“和宁”,一为“朝鲜”。其中和宁为李成桂的父亲李子春在高丽朝任万户时的就仕之地,朝鲜则为古名,有“朝日鲜明”之意。朱元璋认为“东夷之号,惟独‘朝鲜’之称美,且其来远,可以其本名而祖之”,李氏政权遂以“朝鲜”为国号。此后“朝鲜”一词成为国家、民族和语言的名称。
  
  面对这样的历史,乱改和臆造(造成了朝鲜人祖宗满天飞的现象)还是不够,还得把别人的变成自己的——也就是偷。而中国,自然是最大受害者。
  
  本文开篇所说的高句丽,作为一个历史上早已湮灭的国家,其疆域绝大多数位于今日中国领土之上。为中国唐朝所灭。唐代中国社会生产力和经济及其发达,当时很多外国使节和移民想方设法滞留中国,而不愿回国。高句丽臣民在亡国后无所依附,自然要奔向生活条件好的地方。就像今天中国朝鲜族,想方设法要去韩国,却没人愿意去亦为同胞的北朝鲜。加之唐政府强行迁徙和同化政策,其遗民最终多数归附于中国。
  
  这段历史,很多韩国“学者”也无奈的予以承认(不承认的人,请拿出具体数字,并给出具有权威性的来源和出处)。这样国家的历史不属于中国吗?
  
  必须承认的是,还有大量高句丽移民迁徙到了朝鲜半岛。而且,高句丽文化对朝鲜的影响要远超中国,因为对于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高句丽实在算不了什么。
  
  综上所述,高句丽历史其实应当由中韩两国共同继承。这也是中国专家学者的态度。而且,作为一个千年前的历史问题,中国方面的态度是将其作为学术问题探讨,这也是理智的做法。
  
  然而,当中国学者很正常地提出自己的研究成果后,韩国国内却疯狂的上演了一出群魔乱舞的反华大戏。各路牛鬼蛇神不失时机,纷纷粉墨登场。游行示威的、烧中国国旗的、黑中国网站的。实在闹腾不动的老匹夫匹妇,成群结队穿上民族服装,打扮得如同狗尿苔成精一般,到中国大使馆前撒野。(中国境内很多朝鲜族和韩国侨民、留学生,却是出奇的安静。)

千百年前的历史问题,又有几个受过最起码的史学教育?
  
  高句丽曾经成功抵抗过中国隋唐军队,这对从没打过胜仗的朝鲜民族,是个很有诱惑力的祖先(笔者说过朝鲜人喜欢认祖宗)。而且,高句丽曾经占据广大的领土,这对国土狭小的韩国,更有诱惑力。其根本出发点,这也就是笔者之前所说——朝鲜人的历史虚荣心和现实野心。
  
  退一步,高句丽是一个争议话题,而立国于中国境内的渤海国,则是世界史学界有公论的——中国满族祖先渤海靺鞨所建。而在韩国人那里,也莫名其妙的成了朝鲜人的国家。
  
  前段时间,韩国人无耻的剽窃了中国的端午节。而诸如孔子时朝鲜人之类荒谬可笑的言论近些年也是层出不穷。
  
  在此有必要说明一下,殷商是东夷所建,孔子是殷商之后。但是,东夷是一个统称,朝鲜人只是其中一支,而且是很不起眼的一支。长时间以来,朝鲜人一直在偷梁换柱,妄图把东夷等同于朝鲜。
  
  行文至此,朝鲜人在乱改和臆造历史的基础上,虚构出的“大朝鲜帝国”,是根本站不住脚的,也根本经不住推敲和分析。事实上,在全世界,韩国人的这种歪论也鲜有应者。
  
  但我们必须警惕,朝鲜人试图通过对历史的曲解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最后说明一点,本文多次提到的“韩国人”、“韩国学者”,实际是代表整个朝鲜民族。细心观察一下不难发现,北朝鲜与韩国虽然因为社会体制原因水火不容,但这次问题上却惊人的一致。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闲居堂文物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东说西说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