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东说西说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9月7日电 旅日华人作家莫邦富在《日本新华侨报》发表文章说,“野麦岭”这个地名在日本一说起来,熟悉历史的人都会感受到一种辛酸和悲凉。有一部电影曾经风靡日本全国,电影名叫《啊!野麦岭》。野麦岭默默地见证历史的残酷和少女的辛酸。

可是,令人料想不到的是早已拥有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地位的日本,今日依旧在演绎着电影《啊!野麦岭》的现实版续集,日中两公司狼狈为奸,中国湖北女工被卖身现代“野麦岭”。

《啊!野麦岭》的故事梗概大概如下:来自穷乡僻壤的少女告别家乡的亲人,翻越野麦岭,来到长野县的缫丝工厂打工求生。然而,等待她们的却是超负荷的劳动和资本家的压榨剥削。有的少女积劳成疾,身染重病。她们的亲人星夜赶来,想把少女背回父母等待的故乡。金秋时节,野麦岭上枫叶如火,景色如画。可是,少女却在趴在亲人的背上,在这美丽的风景中永远地合上了年轻的双目。而日本就是在残酷剥削这些少女的过程中,建立起了它的资本主义基础,直至最后成为军国主义国家。

野麦岭所在的长野县的一旁就是水果之乡山梨县。可是,令人料想不到的是早已拥有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地位的日本,今日依旧在演绎着电影《啊!野麦岭》的现实版续集。

8月22日清晨,住在山梨县昭和町的一位主妇突然听到尖利凄惨的呼救声不断传来,赶去一看,在自己家不远处的一栋房子里,有十来个男女在一边连推带打地一边强硬蛮横地拖拉着几个讲中国话的女性。而这些女性则死死抱住桌腿等不放,一边竭力抵抗不让被他们拖走,一边大呼救命。主妇赶紧上去劝阻,这时一位自称老板的人叫她走开,不要管闲事。而那些被强行拖拉的中国女性则告诉她,她们是来日本打工的所谓“技能实习生”,因为实在忍受不了残酷的劳动强度和环境,向厂方提出改善要求,老板就叫人一早冲进宿舍,要把她们强行遣送回国。

原来这些女工来自湖北省黄石市,2005年12月由当地一家名叫“东创境外就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创”)以学习女装及童装缝纫的名义派遣到日本来的。而学习女装及童装缝纫属于日本政府制定的外国人研修和技能实习制度的规定对象,可以比较容易地获得签证。实际上这些女工被派到山梨县昭和町一家叫technoclean的洗衣公司打工。而洗衣工作不属于外国人研修和技能实习制度的规定对象,也就是说不能招聘“研修生”和“技能实习生”。

女工们每天要工作15个小时以上,每月工资才只有区区的5万日元。加班费也只给象征性的一丁点。不仅星期六星期天也要干活,甚至在日本人员工全都放假的新年期间也被逼不准休息整日干活。2007年9月到2008年3月的整整半年期间,仅仅只让她们休息了3天。过度的疲劳致使有位女工深夜骑自行车回宿舍时摔倒受伤。

有一次,负责监管外国人研修和技能实习制度的财团法人国际研修协力机构派人到公司来巡回检查,公司担心暴露非法使用廉价女工的行为,连忙从其他地方借来缝纫机和一些已经加工完毕的服装,让女工们把服装拆掉再重新缝制,伪装是在从事女装及童装的缝纫工作。并且叫女工们伪造出勤卡,隐瞒公司叫女工们长时间加班的违法行为。并逼迫女工们写下包括加班费每月工资可以拿到11万日元,每月加班时间也只有在法律允许范围内的33小时的假证明。

后来女工们实在忍受不了残酷的劳动环境和低劣的工资待遇,发出了要求改善劳动环境和待遇的呼声。公司方面看到她们已经失去剥削价值,不顾合同期未满的事实,采取了强行遣送女工们回国的强硬措施。

经过拼死抗争,公司强行遣送女工们回国的企图虽然当天没有得逞,但是看到公司派在门口监看着她们的男人们,女工们知道公司方面是不会死心的。于是,她们决定从宿舍2楼跳窗逃离虎穴。一位张姓女工从2楼跳窗时不幸摔断了腿。另外段姓和胡姓2位女工逃到野外的葡萄园里露宿,第2天被当地的居民发现。居民看到她们的伤痕和满身泥水,知道了她们的遭遇后,同情地开车把她们护送到了东京。日本关心外国人研修生和技能实习生问题的工会组织和国会议员立即参与了对她们的保护。女工立即被送到医院治疗,医院证明有的伤情需要10天的静养,有的需要对骨折部位动手术治疗。而来不及逃脱的3位女工却被公司强行遣送回国。

8月25日,公司老板内田正文来到东京,在全国大报《每日新闻》记者及工会人员面前承认:“如果对方是日本人,公司不会作出强行遣送那样的举动。让女工们受了伤,觉得对不起。”他承认工资的支付有违法之处,会予以改正。对赔偿金的金额问题则表示回去考虑后再作答复。可是,到了约定答复的期限,内田正文不仅没作出进一步的有诚意的答复,反而发文给东京的工会组织,不但改口否定打人等暴行,还说工资报酬也不存在问题。

看到technoclean和内田正文没有解决问题的诚意,9月2日张姓女工等3人通过律师按照日本法律以“逮捕监禁致伤罪”和“伤害罪”的嫌疑向警方提交了刑事诉讼状,当天下午国会议员和市民团体、工会组织在日本众议院会馆内为她们举行记者招待会,公布了这桩令人发指的恶性事件。我也应邀在记者招待会上发言,指出:“日本有一部名作《女工哀史》,描写的是日本大正年间(1912~1926)纺织女工的悲惨境遇。今天日本尽管成了世界第二的经济大国,可是活生生的女工哀史依旧在持续,叫人实在愤慨。”《东京新闻》、《每日新闻》、TBS电视台等日本的全国性大媒体立即作了大篇幅的报道,纷纷指出“女工们的遭遇是女工哀史的现代版”。

在此必须指出的是,把这些湖北女工派遣到日本来的“东创”公司扮演了很不光彩的角色。我曾打电话给“东创”王香经理,希望她站在中国人的立场上,为保护女工的合法权益同时也是为了保护她的公司的整体利益做好日方的工作。不料,王香根本不听,反而说:“哪怕是在日本赔了钱,我也要叫那些女工回到湖北后给我吐出来。让她们知道在湖北是谁说了算。我会叫她们家里人好看的。”实际上女工们也反映她们的家里人已经受到了王香丈夫的威胁:“在黄石我黑道白道上都有人,想和我对着干没门!”

我劝告王香要冷静,处理好这个问题不会影响她的整个事业。可是,王香居然在电话中叫嚣:“我已经做好准备现在这家公司被日本列入黑名单,不能再从事派遣劳工业务。告诉你我还有一家公司,生意我还是可以照做不误的。我不会放过那些女工,我在省里有人,不会怕她们的。”

看来原来已全面认错的technoclean的老板内田正文之所以几天后态度会出现180度的剧变,和“东创”王香经理这么强硬的态度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9月5日,王香经理赶到日本来处理这次事件,在她返回中国前我希望她在路过东京时能和女工们见次面,大家好好谈一下争取和解,并且留下了我的手机号码供她联系。可是,很遗憾,她没有打来电话。看来她和日方老板内田正文是下决心要和日本的法律及公众舆论对抗到底了。

我想起10年前临近东京的千叶县也曾发生过一桩残酷盘剥中国研修生的大型事件,当时我发现这个问题前去调查时,再三希望接受研修生的日方团体和中方派遣公司坐下来和研修生好好谈,取得和解。可是他们不但置之不理,甚至还对我发出恐吓。最后,事件以日方董事长锒铛入狱、中方派遣公司被日本政府列入黑名单为告结束。没有想到10年后,居然还会有人来蛮勇地以身试法。不知这次他们能否侥幸逃脱法网?

不过,我想先透露一句,负责审批签证的日本法务省入国在留课已经表态:“不付工资和侵犯人权等属于不正当行为,日本公司有可能受到停止3年接受研修生和技能实习生的处分。”这个发言的时机及内容和10年前日本法务省的表态十分相似。(莫邦富)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闲居堂文物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东说西说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